第66章 薛国用死了?!

“陛下,都察院杨涟求见。”陈洪走到朱由校的身边,轻声的说道。

对于知道事情所有经过的陈洪来讲,杨涟的到来意味着什么,陈洪心里面非常清楚。

杨涟真的来了,那就代表着杨涟真的要保姚宗文等人了,也就意味着杨涟选择了站在陛下的对立面。

当然了,陈洪也不知道自己家的陛下是怎么想的,他心里面也不知道陛下是不是真的要惩处姚宗文等人。

比起陈洪的小心翼翼,朱由校倒是神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直接说道:“让他进来吧!”

“是,陛下!”陈洪答应了一声之后就出去了。

再将杨涟领进来之后,陈洪招呼着其他宫人出去了。

“臣杨涟,参见陛下。”杨涟恭敬的对朱由校行了礼。

“免礼吧!”朱由校轻声的说道,同时上下打量着杨涟,随后笑着问道:“可是构陷熊廷弼一案有了结果?”

“回陛下,正是此案有了结果。”杨涟直接开口说道:“这是臣的堂审记录和题本。”杨涟说着将审讯记录和题本捧了起来。

陈洪连忙走到杨涟的身边将题本和审讯记录接了过来,双手捧着走上了台阶,来到了朱由校的身边,恭敬地将审讯记录和题本呈给了朱由校。

伸手将杨涟的题本拿了起来,至于审讯记录朱由校没有去先看,因为每一次堂审之后魏忠贤都会递上来一份堂审记录。魏忠贤虽然和杨涟不对付,但他也不会傻到在堂审记录上做假。

朱由校要看的是杨涟的题本,想看看杨涟会到底怎么说。

翻看着杨涟的题本,朱由校的表情不见喜怒,似乎没什么触动,但是他却已经知道了这里面的东西。

在这份题本里面,杨涟写得很清楚,姚宗文等人构陷熊廷弼一案,完全就是子虚乌有,是魏忠贤构陷的原因。从头到尾,这个案子就是魏忠贤炮制出来的,杨涟还在题本的后面弹劾了魏忠贤,请求陛下严惩魏忠贤,查清楚魏忠贤构陷姚宗文等人的案子。

朱由校缓缓地将题本合上了,轻轻点了点头,淡淡地说道:“行了,朕知道了。”

听到这话,无论是陈洪还是杨涟都是一愣。

这就完了?

一句“朕知道了”,然后就没了吗?

“杨爱卿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这个时候朱由校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,他抬起头看着杨涟,似乎有些疑惑。

闻言,杨涟心中一沉,连忙说道:“回陛下,臣没有其他事情了。”

朱由校点了点头,随即笑着说道:“既然爱卿没事,那就先退下吧!“

“是,臣告退。”杨涟答应了一声,不再停留,非常干脆的转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,脸上的表情也凝重了起来。

陛下没有发火,没有询问,显然这情况有些出乎杨涟的预料了。

在杨涟看来,事情似乎变得非常糟糕了起来。

等杨涟走后,朱由校看着陈洪,轻声说道:“让内阁拟旨,着都察院左都御史邹元标彻查构陷熊廷弼一案,三司会审。”

“是。”陈洪心里面不明所以,连忙答应道。

等到陈洪走了,朱由校向后仰了仰,慵懒的斜靠在了卧榻上,脸上没什么表情,不见喜怒。

三司会审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来,不少人心里面暗自窃喜,果然,陛下没有撤掉了杨涟,但是没有惩处他,反而使用了邹元标。

在很多人看来,这既是陛下相信杨涟的说辞了,同时也代表着陛下退不了。

于是不少人开始一拥而上,纷纷将题本递进宫中,弹劾起了魏忠贤。

当然了,这里面也没放过熊廷弼,隐隐的已经有人开始将熊廷弼和魏忠贤捎带在一起了。

紫禁城,乾清宫。

朱由校翻看着眼前的题本,轻轻地笑了笑,随后将题本扔在了桌子上:“果然是得寸进尺啊!”

有些人,你退了,他未必会觉得你是在谋求和平,而是觉得你软弱。他们更多会抱着“既然你退了,那我就在进一步”的想法。

“人心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啊!”朱由校站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,活动了一下筋骨后略带着几分自嘲的说道:“东林党还是有几分党派的意思,至少他们和后世的资本主义政党有一点是相同的,那就是他们都希望有一个做牌位的皇帝。”

跟在朱由校身后的陈洪一句话都不敢说,脸上的表情都紧绷着,他知道要出事情了。

陛下是什么人?

大明的皇帝!

皇帝对一些人生出了这样的心思,那结果会怎么样?

陈洪可不觉得自己家的陛下好相与,虽然陛下很年轻,或许那些人就是看陛下年轻而暗中下绊子。

可是陈洪却知道,陛下的手有多狠,这位可是从来不忌讳杀人的。

“陈洪,让人去催一催骆思恭,那个陈可道怎么还没来?”朱由校皱着眉头说道。

“是,陛下!”陈洪连忙答应了一声。

很快陈洪就回来了。

不过他脸上却有了焦急的神色,径直来到了朱由校的身边,恭敬的说道:“陛下,辽东来了密奏,辽东巡抚薛国用殁了。”

朱由校顿时一愣,薛国用死了?

他怎么就死了?

朱由校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一个念头,不会是熊廷弼把他给弄死了吧?

不过想想又不太可能,熊廷弼有这么大的胆子?

“陛下,这是辽东镇守太监的密奏。”陈洪连忙将密奏呈了上来。

朱由校接过密奏看了一眼,这上面写的很清楚,薛国用的确是死了,不过并不是被熊廷弼给杀的,而是自己病死了的。

至于到底是什么病症夺了薛国用的性命,这上面写的不是很清楚,只说是感染了风寒,然后暴亡了。

将密奏递给陈洪,朱由校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让内阁派人去辽东给薛国用料理丧事。”

这是应有之意,朝廷大员病死在了任上,朝廷是肯定要派人去料理丧事的,以此彰显帝王的仁义胸怀。

“是,陛下。”陈洪连忙答应了一声。

“让内阁拟定一份辽东巡抚的继任名单上来。”朱由校想了想之后又补充了一句。

“是,陛下!”陈洪再一次躬身答道,随即躬着身子快速退了出去。

这件事情来的太突然了。

无论是朱由校还是朝中的大臣,谁都没有预料到此事。

大家的精力瞬间就转移了。

喜欢回到明朝做昏君请大家收藏:()回到明朝做昏君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