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化险为夷(第七更,求打赏!)

说到这里高攀龙略微停顿了一下,然后才继续说道:“所以臣请奏陛下,朝廷当选一贤良之臣,此人人品才能俱佳,方可担当此大任。臣请陛下准臣所奏。”

朱由校看了一眼高攀龙,开口说道:“事关重大,朕也要与诸位爱卿一起商量,万万不可独断专行。”

“高爱卿一片忠君爱国之心,不但朕知道,想必先帝也知道,所以高爱卿还是先听一听群臣的意见。”说着朱由校转头,目光在群臣的脸上一一扫过,开口问道:“不知诸位爱卿有何想法?”

事实上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放屁的事情。

先帝的确是死了,但却不是被方从哲谋害而死的。郑贵妃之所以给先帝送女人,原因也很简单,那是她害怕了,她害怕自己不明不白的就死在皇宫里。

当初她可没少对先帝不好,尤其是先帝和她儿子争太子之位的时候,她可没少干坏事。

后来先帝登基了,这个郑贵妃必然要巴结先帝的,不然她怎么死了估计别人都不知道。

送先帝那些女人,代表着郑贵妃的臣服,同时也代表着郑贵妃在讨好先帝。

女人是送过去了,可是谁能想到先帝竟然一股脑的就全收了。

先帝可能是这些年憋坏了,连续几天日夜笙歌,根本就停不下来,于是身体一下子就垮了。然后在治病的时候,吃了李可灼给的丹药,前后吃了两颗,直接就把自己给吃死了。

这里面或许有不通的地方,甚至真的有人下了药也说不定,但是事实绝对不会像张春平说的那样。

所以这件案子本身就是无中生有,将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弄到一起,把这件事说的看起来和真的一样。

只不过朝堂上相信此事的人却并不多,但是大家却都会把这件事情当成真的事情来说,这就是官场上一件非常非常奇怪的事情了。

有些事明明自己心里不相信,但是说出口却和真的有这么一件事似的。

在朱由校的问话之后,果然又有人站了出来,说的依然都是那些话,大意上与高攀龙差不多,甚至态度还缓和了不少,摆出了一副查查看架势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

可是这件事情是随便查查看的吗?

那可是先帝被杀!

一旦这件案子开始查,必然会血流成河、人头滚滚。到时候恐怕想收都收不住了!

有些人总想控制他控制不了的事情。朱由校很无奈。

看了一眼身侧的刘一璟,朱由校直接开口说道:“不知爱卿怎么看?”

听得朱由校的话,刘一璟顿时回过神来了。

刚刚的刘一璟就像一个庙里的泥塑菩萨,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,似乎还沉迷在刚刚的失败中不能自拔。

现在刘一璟听了朱由校的问话,顿时就是一个机灵,随后开口说道:“臣以为此案的确该查,只是需要像刚刚一样,派遣一位老成持重的朝廷重臣去查。如此方不会坏事,也能够彻底查清此案的来龙去脉。”

朱由校看着刘一璟,心里面有些疑惑。

你刘一璟就这两下子了吗?

前面不是做的挺好的吗?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?

如果剧情真的这样发展,那刘一璟就真的太让自己失望了。

不过朱由校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扶刘一璟一把。如果这个时候让刘一璟倒了,那事情就麻烦了。

朱由校实在是想不明白刘一璟在想什么。

这件事情摆明了就是东林党弄出来报复的,或者说是为了摆脱东林自身的危机,将刘一璟拉下水。

一旦开始查,刘一璟绝对跑不了,和他有关的人也都会受到牵连。

现在刘一璟居然摆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架势?居然还同意让查?

是,事关重大,如果不让查会受到别人的攻击,可是你也应该想一点别的办法,而不是这样就答应下来。

难道你刘一璟真的想等死了吗?

“爱卿是这么看的吗?”朱由校再次开口问道。

刘一璟依旧脸色丝毫不变,继续缓缓的说道:“回陛下,臣以为此事的确应该查一查,不过臣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。”

这句话倒是让朱由校有些满意了。

这才对嘛!

你刘一璟怎么能认输呢?

还不到你认怂的时候,好好干才是王道。

事实上刘一璟也没有办法,他不是没有应对,也不是没有措施,只不过这个应对和措施由他来说不合适,他已经安排好了其他人来做这件事。

不过陛下再一次追问,态度已经很明显了,那就是陛下不希望别人来替他老刘出头,而是要他自己顶在前面,那也就没得选择了。

虽然自己来说不合适,但是还是要说。当然也可以选择不说,那估计陛下就要教训自己了。

在这样的一个关键档口,得罪了陛下,可真没有什么好下场。陛下都不用伸手推一把,只要袖手旁观,自己就完了。

所以刘一璟也顾不得很多了,直接开口说道:“臣以为,此事应该查一查消息的来源。事情本身要查,消息的来源也严查。”

“事关先帝,又牵扯了这么多人,尤其是牵扯到后宫,所以不得不慎重。臣以为应该好好查一查,以免有人借机兴风作浪。”刘一璟一脸严肃的说道,看起来一副忠心为国的模样。

朱由校点了点头,说道:“爱卿说的有道理。”

“那爱卿以为该怎么查呢?”朱由校继续问道。

刘一璟也没有再瞒着,恭敬的直言道:“既然事情牵扯到了后宫,那么外臣自然是不方便的。臣子应该恪守为臣的本分,宫中的事不是臣子应该参与的。至于查案的人选,也应该由陛下来定。”

“至于宫外的消息,臣倒是以为可以让锦衣卫来查。锦衣卫对此比较擅长,应该会有所收获。至于是不是钦定为大案,先查过再说。如果确实有证据,那么自然是要严加惩处的。”

刘一璟说完这些话之后,躬身站到了一边。

朱由校赞赏的看了一眼刘一璟,老家伙果然不同凡响,就是一个老狐狸。

首先将事情拆成了两半,宫里一半宫外一半;其次他说得也很明白,宫里的事情外臣不能插手,甚至连查案的人选都不能够谏言。

他可是内阁首辅大学士,他都不能做的事情,其他人更不能做。这就等于给东林党埋了一个坑,不要在陛下宫里的事情上指手画脚。

同时刘一璟也是在讨好朱由校,表明自己是一个听话懂事的臣子。

至于宫外的事情,他提议直接让锦衣卫去查,断绝了东林党伸手的可能,一切皆由陛下说了算。你们想掌控?才不给你这个机会。

我没机会,我也不可能让你们有机会。

从当前的态势上来看,打击东林党还是首要,所以刘一璟暂时还是可以借到这个东风。

事情交给了锦衣卫,绝对比让东林党插手来得好。

因为刘一璟也知道,这个事落不到自己的人手上。

在张应道的事情上,刘一璟已经被坑了一次了,索性这一次就来个稳妥的。

至于最后面的说法,则是把事情大事给化小了。

在东林党的说法里面,这已经是一个谋逆大案了,别说调查了,直接下旨抓人定罪都是可以的。

刘一璟向后退了一步,将案子重新归到了调查上,可以说是以退为进。

这几招比划下来,虽然没有逆转局势,但是也基本上化险为夷,暂时不会有什么风险。

现在的事情成了这个样子,刘一璟相信会有人想办法,这个人就是方从哲。

方从哲虽然已经退下去了,但是门上党羽依旧不少,他们怎么可能会坐以待毙?

说不定他老刘还能趁机收了这些人。

虽然他们不一定愿意帮助方从哲,但是他们肯定不愿意被方从哲牵连,所以这些人必然会站出来保方从哲。

到时候自己只要在背后推一把,东林党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。

刘一璟的想法自然有人读不懂,此时孙慎行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。

目前的局势与他们原本的计划是不相符的,他们原本是要推孙承宗的,这是自己这边唯一一个能被陛下接受的人。

现在刘一璟这么一搞,自己这边再推出孙承宗怕是也不合适了。

外臣不能调查内宫,这话是刘一璟说的,但是针对的却是所有人。

在孙慎行的心里,他甚至都怀疑刘一璟和锦衣卫有了什么牵连。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,自己这边怕是要麻烦了。至于皇宫大内,魏忠贤会放过这个机会?

想到这里,孙慎行也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刘一璟这招实在是太阴狠了,这么一搞,说不定事情最后会被查到自己这些人身上来。

孙慎行的脸色能好看都怪了。

看着下面各人不断交替闪烁的眼神,朱由校差点儿没笑出声。

这才对嘛!

就得这么斗才行!

踏踏实实安安稳稳的才不行!

自己需要的就是这样的臣子,一团和气的朝堂自己不想要。

于是这一次朱由校根本就没问,直接就说道:“既然爱卿都这么说了,那就按照爱卿说的办。”

这是在给内阁首辅大学士面子,人家都开口了,作为皇帝自然要给尊重。

所以朱由校也没有去询问群臣的意见,直接就把这件事情给敲定下来了。

下面大部分人也不怎么觉得意外,但是脸色难看的却不少。

有的人则是有些迟疑,显然大家好像低估了这位内阁首辅大学是在陛下心中的重量。

如此看来,陛下还是很看重内阁首辅大学生刘一璟的。有些策略是不是可以调整一下?

喜欢回到明朝做昏君请大家收藏:()回到明朝做昏君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