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和王安谈理想

无论是对于魏忠贤,还是对于陈洪来说,王安这一次重新走到世人的面前,都不是一件好事情。

在他们的心里面,王安已经被打上完蛋的标签。现在王安还没有完蛋,但是距离完蛋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了,所以魏忠贤和陈洪都没把王安放在心上。

可是谁能想到,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这样的时候,他居然翻身了?

这就让人有一些猜不透了。

对于皇帝的想法,陈洪心里面实在是有些不明白。在他看来,这一次不应该是自己的机会吗?

魏忠贤就不用说了,地位在自己之上;王安虽然也在自己之上,可他已经是朝不保夕了。这一次最好的人选就应该是自己,怎么就成了王安的?

虽然陈洪心里边很不明白,也有一些委屈,可是他依旧不敢说什么,甚至是连问都不敢问。

现在朱由校让他去找王安,陈洪也不敢怠慢,赶忙就转身跑了出去。

陈洪到王安的小院里的时候,王安正在栽芍药。

“王公公好兴致,皇爷召你。”陈洪皮笑肉不笑的甩了下手中的拂尘。

皇爷召我?

王安栽花的手有那么一瞬间滞在半空中。对于朱由校的召见,王安自己也很意外。

事实上王安也知道自身的处境,自己并不得陛下的喜爱。不过他也没有太过激动,一朝天子一朝臣本就是正常的事情,何况陛下一直在对付东林党。

对陛下对付东林党这件事情,王安反倒颇感着急,因为他觉得陛下这是在清理朝中的忠臣。

至于陛下为什么怎么做?是受了谁的影响?

除了魏忠贤和陈洪,还能有谁?

看着面前脸上带着笑容的陈洪,王安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看。

在王安看来,这一次自己怕是凶多吉少了,那索性就胆子大一点,见到陛下之后将自己的想法和陛下说了,也算是自己尽忠心了。

其他的事情自己就管不着了,自己怕是要去伺候先帝了。

“稍等。”王安掬了把清水把尘土都洗了,又拂去了衣角的黄泥,才跟着陈洪来到了乾清宫。

斜阳洒在金黄色的琉璃瓦顶上,发出绚烂夺目的光彩。

“竟是许久都未曾来过皇爷这了。”王安望着大门口上悬挂着的那块匾额,心中一阵恍惚。

进殿后,远远望着朱由校,王安直接跪在了地上,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老奴参见皇爷。”

“行了,起来吧!”朱由校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。

王安从地上站了起来,他刚想说话却被朱由校给打断了。

只见朱由校对王安招了招手,让他走近一些。

这让王安有些话如鲠在喉,直接卡住了。

等到王安走到身前,朱由校上下的打量了他一番。

朱由校发现王安长得还不错,比起魏忠贤和陈洪,看起来更像是读书人,而且更有几分儒雅的意思。

显然这就是王安和东林党走得近的原因,因为他是一个读书人。

只不过他到底被不被东林党接纳,就不好说了。

“身子骨还好吗?”朱由校看着王安温和的问道。

“皇爷,老奴的身子还好。”王安连忙躬身说道。

“如此就好,朕有一件事情想让你去办。原本还以为你的身子会撑不住,现在身子好就行。”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。

王安略微一愣,他没想到陛下是有事情让自己去办。

不过他倒也没有多么的激动,这事情也有好事情和坏事情之分。如果是好事情,自然就没得说了;可如果是坏事情,那么结果也不见得比直接弄死他的好。

朱由校没有去看王安的脸色,而是转头对陈洪说道:“把东西拿给他看看。”

“是,皇爷。”陈洪答应了一声,走到一边拿过来一本册子递到了王安的手中,随后躬身退到了一边站着。

“看看吧。”朱由校说道。

王安将册子接过来之后,快速的翻看了一眼。

这是一份成立内务府的册子,他看了一眼内容之后,就知道这个内务府有多重要了。

这内务府简直就是皇帝的大总管,权力非常的大,同时可以勾连宫外和宫内,甚至比东厂都要实力雄厚。

王安不知道陛下为什么给自己看这本册子,他心里面想到了一种,可又有些不太敢相信。

“朕准备将内务府交给你打理,除了你之外还有国丈,另外还有一个大臣还没有确定。只不过另外那一个大臣是监察的。官职的名字朕暂时还没有想好,你愿意去做吗?”朱由校语气平静的问道。

这对于王安来说是一个好机会,能够让他摆脱眼前的困局。

如果他不答应的话,那肯定就要被处置掉了,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。

事实上,朱由校也没有给王安其他的选择,他除了答应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。

王安没有准备拒绝,现在他的地位什么样谁都知道。

陛下这一次要给自己一个机会,自己必然要把握住这个机会。所以王安直接就选择了同意,跪在地上恭敬的说道:“老奴愿为皇爷鞠躬尽瘁。”

“如此就好。”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:“司礼监那边给你留一个秉笔的位置,排位在魏忠贤之上,掌印的位子你就让出来吧。好好把内务府给朕打理好,如果出了什么纰漏,别怪朕不给皇后面子。”

王安心中一动,皇后的面子吗?

怪不得自己这一次能够重新走出来了,原来是皇后给自己求了情。

在这一刻,王安的心中对皇后顿时存有感激之情,同时也认为皇后是一个贤后。

更为关键的是王安看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皇后能够劝谏陛下。

“行了,你去吧。”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。

“老奴这就去了。”王安答应了一声,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。

不过他却没有回自己的住处,而是朝着坤宁宫而去。

王安这是要去谢恩,不去不行。

看着王安离开的背影,朱由校转头看向了陈洪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王安的位置就你接了吧。”

听了朱由校的话,陈洪顿时大喜过望,连忙趴在地上给朱由校磕头,“奴婢谢皇爷!”

陈洪真的是太高兴了,刚刚心中的小郁闷也一扫而空了。

宫里面的太监排位是很严苛的,最高的权力机构就是司礼监,有着内朝之称。

能够进入司礼监的太监,天生就高人一等,这是别人没有办法比拟的。

而在司礼监之中,太监的层级也是划分的非常明显。

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司礼监掌印太监,其他人则都是秉笔太监。只不过秉笔太监之间也是有排位的。

排在第二的那个人其实就是魏忠贤,奉旨提督东厂。只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人,那就是王安,提督内务府,直接一步跨到了东厂的前面。

在陈洪看来,这一次事情里面,最不爽的就应该是魏忠贤了,无缘无故的就被降了一级。

原本魏忠贤是仅次于掌印太监的存在,自己也排在魏忠贤的后面。

可是这一次皇爷不但让自己跳到了第一位掌印太监的位置上,还让王安成了第二位,而魏忠贤直接从第二位降为了第三位,这简直就是无缘无故的降职。

不过对于魏忠贤这样的下场,陈洪心里充满了幸灾乐祸。

朱由校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?

他当然知道,可是他依旧要这么做。

皇宫大内的太监也像臣子一样,讲究的就是一个平衡。原本并不是很平衡,现在算是平衡了。

如果收拾掉了王安,那么就是魏忠贤和陈洪的斗争,这样并不好。而现在是三个人,那么就会展现出一种平衡的态势。

更何况朱由校把王安变成了皇后的人,这一点其实也是为了宫里边的制衡,另外则是为了帮助自己的老婆更快的稳住皇后的位置。

除此之外,就是让自己的老婆在内务府方面有更多的话语权,这一点同样非常的重要。

将事情安排妥当之后,朱由校对陈洪说道:“行了,起来吧,别跪着了,去皇后那里。”

“是。”

在说完这句话之后,陈洪直接站起来,身子向着皇后那里走去。

在朱由校来到坤宁宫的时候,张皇后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了。

见到朱由校之后,张皇后犹如乳燕投林一样,直接飞奔到了朱由校的面前,脸色微红,瞪着大眼睛看着朱由校,还有一些气喘吁吁的模样。

这让朱由校看得食指大动。没有丝毫的迟疑,朱由校直接上前一步,伸手将张皇后揽到了自己的怀里面,对着她微张的小嘴就吻了下去。

毫无顾忌。

一点都没有将周围的人放在眼里。

周围的人也瞬间就不存在了一样,所有人都低着头,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。

半晌,朱由校才放开张皇后。

此时的张皇后早就已经脸色绯红了,也不敢抬头,直接趴在了朱由校的怀里面。

朱由校顿时笑着将她抱进了宫里面。

进到了宫里面之后,张皇后反而放得开了,从朱由校的怀里面钻了出来。

“朕还以为宝珠要朕直接抱进去了。”朱由校笑着说道。

“陛下!”

张皇后娇嗔地叫了一句,然后嘟着嘴坐到了朱由校的身边,开口说道:“刚才王安过来了,是找妾身谢恩的。陛下对妾身真好!”

虽然张皇后对宫里面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,但是她身边也是有人的。

那些调到张皇后身边伺候的人,自然清楚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已经将王安的所有事情全部都告诉她了。

张皇后也在一瞬间就领悟了朱由校的苦心。

“知道朕的苦心就好,跟着朕好好的过日子。现在先给朕生一个皇子。”说着,朱由校直接抱起了皇后,向着里面的卧榻走了进去。

一路上都是朱由校的笑声以及张皇后的娇嗔。

喜欢回到明朝做昏君请大家收藏:()回到明朝做昏君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