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 关门,放魏忠贤!

听到自家皇爷的话之后,陈洪一点都不敢怠慢。

他已经意识到皇爷要做什么了,连忙说道:“是,皇爷。奴婢这就去。”

说完这句话之后,陈洪转身快步向外面走了出去。

等到陈洪走了之后,朱由校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不少,手指轻轻的在桌面上敲打着。

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眼中却已经露出了凶光。

内阁之中,一片混乱。

原本应该安安稳稳的内阁,此时却已经闹腾不起了,不过很快就再一次安稳了下来,因为他们看到四位阁老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。

韩爌等四人没有在闹腾的众人脸上看一眼,而是径直走了出去。

出了门口之后,韩爌的目光缓缓扫过徐光启等三人,问道:“我们现在是进宫,还是去西苑门口?”

这个问题虽然简单,但是徐光启三人都没有说话,也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因为这个看似很简单的问题,实际上却是很难回答的。

现在去西苑门口,所能做的无非两件事:劝说那些跪谏的人回去;或者和他们一起跪着。

现在事情已经闹腾到这么大了,自己四人虽然是内阁大学士,可也没有办法把那些人劝说回去,因为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听自己四个人的。

那么如果自己四个人去了,反而会被他们留下来架在火上烤。

如果到皇宫里面去,那就是站在陛下那一边了。无论是劝说陛下放过他们,还是让陛下严惩他们,在外人看来都是站在陛下那一边。

何况如果这些人不退去,除了严惩也没有办法劝陛下放弃,

让陛下退一步,那么这些人就会得寸进尺。如果谁想开口劝陛下,那么结果肯定不会太好,所以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取舍。

如果自己四人在现在进宫。外面对内阁的骂声就会更多。

现在已经有不少人骂自己四人是奸臣了,也有不少人骂内阁四大学士是佞臣,甚至有人将他们与成化一朝的几个人做比较。

要知道那几个人现在的名声都不好,已经被定在耻辱柱上了。纸糊三阁老,泥塑六尚书,这名声可不怎么好听。

所以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,已经开始让韩爌几个人觉得为难。

不过也有人不觉得为难,比如徐光启。他向前走了一步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我要进宫。”

在徐光启看来,当今陛下有很多的缺点。

比如迷信玄学,不知道从哪搞来一个道士,没事就解梦,还总把梦里面的事情当真。

比如信任宦官,宠信魏忠贤。

但是除了这些缺点之外,陛下的优点还是很多的。

比如支持自己改革,比如重用自己,比如开明。

在徐光启看来,陛下既然愿意支持自己,那么自己在这个时候也要支持陛下到底。至于名声这些东西,已经不重要了。

韩爌三人看着态度坚决的徐光启,神色各异。

显然在这个时候徐光启选择了站在陛下那一边,其他的都已经无所顾忌了。这种抉择让韩爌等人有一些迟疑,同时也让他们有一些羡慕。

至少徐光启他不用做选择,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。

在徐光启表明了态度之后,黄克缵也开口了。

他笑着说道:“我和徐阁老一起进宫。”

黄克缵的态度也很明确,他推了荀子,现在在外面的名声已经臭大街了,所以他没有选择。

如果能够把革新这件事情做成,那么或许黄克缵还能够扭转自己的名声,否则根本就没有希望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黄克缵没有其他的选择。墙头草最终都会被割掉。

或许在双方争夺你的时候,你会得到一些好处;可是无论最后谁上位了,第一个割的就是你。

所以黄克缵果断的选择了朱由校。

看到这两个人的选择时候,韩爌顿时就笑了,说道:“那就进宫吧。”

孙承宗看了一眼三人,也点了点头。

在三个人之中,孙承宗的名声是最好的。可是他除了内阁大学士的身份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陛下的老师。

在这个时候孙承宗也没得选。

不过在达成统一意见的时候,四个人似乎有了一些默契。

一边向前走,韩爌一边说道:“或许我们不能再退缩了,应该做点事情了。”

说着,他的目光扫过其他三人,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:“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,事情会越发的难办了。”

其他的三人都是人精,瞬间就领悟了韩爌的意思。

徐光启则说道:“那要看陛下的意思。”

一边的黄克缵接口说道:“现在大明吏治腐败,朝堂之下,商户横行,百姓的日子过得很惨;军备废驰,边疆事多,朝廷的用度一年不如一年。或许是到了该变一变的时候了。”

黄克缵的话说出来之后,韩爌三人都没有接话。

但事实上,三人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想法,也达成了一丝默契。

那就是这个时候不能再勾心斗角了,需要喊出四人统一的核心口号,那就是革新。

如果他们四人像现在这样不出声,他们就没有什么好处,名声根本就没有办法挽回。

但如果喊出革新的口号,就不一样了,会有人支持他们。

如果革新成功了,那么他们四人的名声就会变好;如果革新失败了,也不一定会把名声变得比现在更坏。

而且就算革新失败,名声好的人也不是没有,比如范仲淹。

范文正公的名声,在士林之中那可真的是高,提起他来,可没有什么黑点。

一句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成就了范文正公的名声。

孙承宗看了一眼三人,然后说道:“徐阁老说的有道理,要看陛下的意思。”

想要开启一场革新难度很大,但最大的难点是陛下的态度。会不会因为陛下的退却,导致革新失败?

真的是如此的话,他们四个怕是没有好下场。比如现在士人之中名声不好的王安石。

“陛下不是宋仁宗,大明也不是大宋。”这个时候韩爌的声音充满了坚定。

他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,其他三人都没有再说什么,显然默认了他的话。

对于这一段历史,几个人自然是很熟悉的。

庆历三年,赵祯授范仲淹为参知政事,又擢拔欧阳修、余靖、王素和蔡襄为谏官(俗称“四谏”),锐意进取。

九月,在赵祯的责令下,范仲淹、富弼提出了“明黜陟、抑侥幸、精贡举、择官长、均公田、厚农桑、修武备、减徭役、覃恩信、重命令”的十项改革主张。

欧阳修等人也纷纷上疏言事,赵祯大都予以采纳,并渐次颁布实施,颁发全国。

由于新政触犯了贵族官僚的利益,因而遭到他们的阻挠。

庆历五年初,范仲淹、韩琦、富弼、欧阳修等人相继被排斥出朝廷,各项改革也被废止,新政彻底失败。

这段历史,被人称为庆历新政。

韩爌的话已经很明显了,当今陛下不是宋仁宗,而现在的大明也不是那个时候的大宋,所以不用担心陛下像宋仁宗一样,也不用担心自己这些人落到范仲淹的下场。

范仲淹的下场他们也都知道,被朝廷的那些人来回溜达,最后死在了任上。

这是官场上一种害人于无形的手段。那就是不让你回京,也不知道你在一个安稳的地方为官,而是让你来回调动,今天在山东,明天就叫你去江南,后天让你去胡广。

这个年代的路途遥远,行走起来非常的困难。何况是上了年纪的大臣,来回折腾几次之后,命也就没了。

四人在心中达成了默契之后,没有再继续说什么,同时很默契的没有提起张居正。

事实上,原因也很简单,当今陛下不是万历皇帝,他们也不是张居正。

向前走了几步之后,徐光启突然说道:“给张居正平反的事情,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吧?既然已经给他平反了,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?”

韩爌三个人一愣,随后就明白了徐光启为什么这么说。

黄克缵一拍手说道:“是啊!把张居正的后人找出来,该给的封赏给了。同时应该立庙祭祀,让后人知道张居正的功德,另外他的谥号也不妥当,重新议定一个吧。”

张居正谥“文忠”,这一点四人都是知道的。可是按照张居正的功劳,这个谥号有一些轻了,而且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张居正逝世后的第四天,御史雷士帧等七名言官弹劾潘晟,神宗命潘致仕。

潘晟乃张居正生前所荐,他的下台,标明了张居正的失宠。言官也把矛头指向张居正。

神宗于是下令抄家,并削尽其宫秩,迫夺生前所赐玺书、四代诰命,以罪状示天下。

而且张居正也险遭开棺鞭尸,家属或饿死、或流放。

张居正在世时所用一批官员有的削职,有的弃市。

这一次的平反,肯定不会只是给张居正平反,而是同时跟着张居正受到牵连的官员全都会得到平反,而且会搞得声势很浩大。

四人的目的也很简单,通过这件事情,为他们的革新做铺垫,同时也是在收买人心。

等到事情做完之后,他们四人便会公然站出来推动革新,将自己树立成革新一派,把之前攻击他们的那些人打成旧党。

这样一来就不是他们本人的问题,而是新旧路线之争。

这样一来,他们四人的压力就会小很多,同时也会收来很多人手来帮他们。只要陛下能够支持,以他们四个现在的实力,绝对可以推动的下去。

所以黄克缵的建议说出来之后,其他三人都没有反对。

徐光启点了点头说道:“正该如此。”

孙承宗也说:“回头写一个题本吧。”

韩爌点了点头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就这么办吧。等到这一次事情过去之后,我们就把这件事情操办起来。”

西苑之中。

朱由校看着面前的魏忠贤和骆思恭,手中端着茶盏,轻轻的抿了一口,问道:“外面的事情都听说了?”

魏忠贤心里突突了一下,连忙说道:“奴婢听说了。”

骆思恭丝毫没有落下,也赶紧拱手说道:“臣也听说了。”

朱由校点了点头,将手中的茶杯轻轻的放在桌子上,云淡风轻的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两个,谁去把这件事情给朕料理了?”

算账是以后的事情,现在要把跪在外面的那些家伙给驱散了。

驱散肯定不是好言相劝就能行的,自然是要动武的。

也就是说,这时候要把那些文官给打走,死扛着不走的直接打断腿抓起来。

干这种事情肯定会挨骂,而且骂名会很大。

在朱由校问出了这句话之后,骆思恭迟疑了。

毕竟他与魏忠贤不一样,他家是世袭的锦衣卫,也算是勋贵了,只是没有爵位。

骆思恭对于自己的名声看得还是挺重的,至少不像魏忠贤一样把脸踩在脚底下。

万历二十一年,骆思恭组织创建京都上湖南会馆,用作湖南官员、缙绅和科举之士居停聚会之所。

从这件事情就能看得出来他对文人士子之心。

原因也很简单,在这个时代,文人士子的地位是最高的,有的锦衣卫对此不屑一顾,他们想要的是皇帝的宠信,是权力。

但有的就不一样,他们附庸风雅,想融入士人之中,借此来抬高自己的身份地位。

可是这些锦衣卫没想过他们的根本是什么。

有时候,忘了根本的人,最后什么都落不下。

魏忠贤可没有这种顾忌,听了自家皇爷的话之后,顿时双眼放光。

前一段时间他可是被人攻击得够呛,天天都有题本弹劾他,攻击他的就是这些人。

一直以来,他心里面可是憋了一口气,想下手就是没机会。

如今,大好的机会就在眼前,作为一个小心眼的太监,这种能明着解决对手还不用挨皇爷骂的差事,魏忠贤可不会放过。

他直接撩起衣服,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,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皇爷,奴婢愿意去!”

听到魏忠贤这么说之后,骆思恭才回过神来。

见到陈洪正在紧张的对自己使眼色,骆思恭心中顿时也醒悟过来,连忙跪倒在地,大声说道:“臣也愿意去!”

可是,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只要稍稍迟疑了一点点,就没有机会了。

朱由校看了一眼魏忠贤,挥了挥手说道:“你去吧。”

说这句话的时候,朱由校的语气很轻,似乎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,好像并没有将眼前的事情放在心上一样。

喜欢回到明朝做昏君请大家收藏:()回到明朝做昏君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