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7章 盐商

听了许显纯的问话,屋子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。

几个人全都看着赵无极,想看看他怎么说。

原因也很简单,赵无极怎么说,决定了大家的态度。

赵无极是直接爆出去,还是继续隐瞒,这一点对大家来说很关键。

到了这个时候,赵无极的心里面已经没有什么底气了。

锦衣卫这一次来就是认真的,他的命捏在人家的手里,实在是没有什么谈条件的余地。

赵无极直接说道:“他是魏国公的管事,名叫徐伯夷。”

听了这话之后,许显纯倒也没觉得意外,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事实上,许显纯已经知道了很多事情。锦衣卫的人已经把资料报给他了,他很清楚。现在他要做的无非就是让这些人招供。

现下,赵无极供出了徐伯夷,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。

在赵无极供出徐伯夷之后,屋子里面的气氛反而松了下来,几个人都有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这就让他们心里面明白,畏惧的感觉消失了。可见许显纯几个人给他们的压力,到了这个时候不说也不行。

满意地点了点头,许显纯继续说道:“那你们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情?刚刚在商谈什么?事无巨细的全都说一遍。”

赵无极这个时候自然不敢再隐瞒了,反正都已经说了,于是像竹筒倒豆子一般,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了许显纯。

他们到这里来干什么,是如何商谈的,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说得很清楚。

等到赵无极说完,许显纯直接对身后负责记录的锦衣卫说道:“让他们签字画押。”

赵无极等人全都签字画押,然后退到了一边,神情忐忑的看着许显纯,想看看许显纯要做什么。

这个时候,赵无极他们心里面没有丝毫的底气,任人拿捏。

许显纯将供状收了起来,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徐伯夷,对着手下摆了摆手。

两名锦衣卫就退了下去,走的时候还把徐伯夷嘴上的布拿走了,让他能够开口说话。

此时的徐伯夷脸上一片死灰,把自家魏国公府牵扯上了,他知道事情糟糕了。

事实上,徐伯夷的态度之所以如此强硬,除了有恃无恐之外,更多的是不想牵扯到魏国公。因为不牵扯到魏国公,哪怕自己出事了,家里面也会得到很好的照顾。

可是现在没有,这些全都没有了。

抬起头愤怒地看了一眼赵无极,徐伯夷没有说话。

徐伯夷现在认命了,也不准备再开口了,他要为自己的家里面争取一条活路。这件事情不是他能够做主的,这些锦衣卫已经把事情推到了更高的层次。

至于自己,徐伯夷已经不放在心上。无论事情的结果如何,他都没有办法跑。

魏国公肯定没有事情,皇帝不可能因为这点事情就收拾魏国公,那么自己肯定就会成为替罪羊。

所以自己如果不开口、不胡乱的攀咬,反而没有什么问题;一旦自己开口攀咬,那事情就麻烦了。

在这件事情上,徐伯夷想的很清楚,他不能够开口说话,一定要开口说话的话,就没有退路了。

许显纯看了一眼徐伯夷现在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。

许显纯心里面很清楚,这种人其实不好审问,因为徐伯夷为了家人,根本就不会开口。即便使用酷刑折磨,也不好办。

许显纯也就没打算折磨徐伯夷,因为没有什么用,就不用浪费时间了。

而且有些事情根本就用不着口供。为皇帝办事,还需要讲证据吗?

许显纯对身边的人吩咐道:“把他们全都押起来,把口供给我一份。”

手下自然不敢怠慢,连忙将准备好的口供递给了许显纯。

徐伯夷等人被带了下去,他们会被悄无声息的关押起来,而且就关押在丽春院,甚至都不会押出去,以保证消息不走漏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后面的事情还好办。

把事情安排好了之后,许显纯就来到了隔壁。

看着站在门外的陈洪,许显纯连忙说道:“见过陈公公。”

原本两人可以说的上是合作愉快,可是自从上次的事情上,两人的关系就疏远了不少。

谁都没有想到许显纯居然还能够翻身,包括陈洪在内。

不过今时不同往日,许显纯还是深得陛下的心,陈洪也一样。虽然见了面有些尴尬,但是两人表面上还是表现出了非常和谐的一面。

毕竟他们都是陛下的人,在外面自然不能够闹翻。而且现在处于合作期,哪怕是下手也会在背后。

陈洪笑了笑说道:“事情已经办好了?”

虽然陈洪和许显纯之间有些龌龊,论仇恨远远谈不上。

许显纯也不好意思怪陈洪,当初的事情明显就是他自己的问题,所以态度上要客气得多。

而陈洪也知道,虽然这一次的事情看起来很棘手,可是这也要分谁去处理。这样的事情在许显纯的手里,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。

许显纯这样的能力,处理这样的事情,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,根本就不存在办不成。

许显纯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说道:“回公公,事情已经办好了,让公公久等了。”

听了这话之后,陈洪点了点头说道:“咱家倒是无所谓,陛下那边没等着急就可以了。”

“你在这里等着,咱家进去汇报。等一下如果陛下要是询问,咱家出来叫你。”

“多谢陈公公。”许显纯笑着说道。

点了点头,陈洪没有再说什么,拿着证供便走了进去。

走进屋子之后,陈洪直接来到朱由校的面前,恭敬地说道:“皇爷,东西已经带来了。”

“许显纯把事情做好了?”放下手中的茶杯,朱由校问道。

“是,皇爷。已经办好了。”陈洪点了点头答应道,两只手将供状呈了上去,便恭敬地站到了一边,等着朱由校把供状看了。

把供状拿过来之后,朱由校快速翻了一遍,就放到了一边。

朱由校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触动,神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这些东西他早都见过,也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。所以他根本就不着急,也不会有丝毫的意外,

事实上,即便没有这次的调查,没有之前的情报,朱由校也知道一些。

朱由校这一次到南边,除了收拾盐商,还要收拾的就是那些管着盐的官员、释放那些灶户。

除了收一些钱之外,还要做的事情就是促进行业的发展。

事实上,大明的食盐行业已经落后了很多。

海盐这种东西,最好的办法其实是晒盐,以现在的科学技术根本就不成问题,几十年前就已经不成问题了。技术一直没有被推广和使用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政策的原因。

你什么观念不想说,商人们不想做,大家都觉得现在挺好,可以维护自己的利益。

事实上也正是如此,在现行的生产制度下,盐商能够获得很大的利润,还能够挖国家的墙角;而官员们可以收收贿赂、压榨灶户,他们连灶户的女儿都能拿出来卖,可见人品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想让他们去推动改革,根本就不可能。

在原本的历史上,推动盐场改革的是徐光启,而且也仅仅是一部,或者说是一个小的尝试。

是徐光启把煮盐变成了晒盐,使得那个盐场的产量提升了不少。只不过那个时候已经到了大明末年,这个东西就来不及了,没有办法再继续推行下去了。

即便这个晒盐技术能给朝廷带来一些银两,也会被反对势力吞噬掉。原因很简单,那个时候朝廷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保证政策的延续性了,甚至都没有办法保证政策的实施。

而朱由校这一次到南边来,就是为了这个。

稳定的政治环境、空前强大的国家实力,能够保证政策的实施和延续。这一点朱由校再清楚不过。所以他这一次就是来伤人收钱的。

放下手中的证供,朱由校说道:“让许显纯进来吧。”

“是,皇爷。”陈洪答应了一声,便转身出去找许显纯了。

事实上,陈洪早就猜到了,皇爷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安排,所以一定是要见许显纯的。

时间不长,许显纯就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见到朱由校之后,许显纯连忙躬身行礼说道:“臣许显纯,参见陛下。”

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:“免了吧。”

等到许显纯站起来,朱由校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事情办得不错,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。接下来要去扬州了,你准备一下,明天一早出发。”

“是,陛下。”许显纯连忙答应道,心里也松了一口气。

自己办的事情得到了陛下的认同,这就最好了。赏赐什么的,倒是不奢望,现在做的事情都是在赎罪。

朱由校也没有再说什么,放下手中的茶杯,站起身子说道:“回去吧。回去准备一下,明天一早去扬州。”

南京其实会掀起风波,但不是现在。

真正点燃风暴的地方,其实在扬州。

喜欢回到明朝做昏君请大家收藏:()回到明朝做昏君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