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8章 取信

金正民看了一眼郑旭红,点了点头,站起身向着外面走了出去。

轻轻地笑了笑,郑旭红也站起身跟了上去。

只不过,他走之前向不远处瞥了一眼。在那里站着的,正是朴正阳的管家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郑旭红总觉得这个管家很奇怪,也很后悔到这里之后就忽视了这位管家。现在看来,自己在这个管家的身上吃了大亏。

郑旭红抬手招呼过来一个手下,看着他说道:“盯着那个管家。”

“明白。”手下点了点头,朝着管家那边看了一眼说道。

管家站在原地没动,低着头似乎没注意这边的情况。不过他心里面有些无奈,动作还是太大了,终究还是被人发现了。

不得不说,这个郑旭红还真的是很有能力,自己只是稍有动作,就被他盯上了。

看来要退了。

这个管家自然不是别人,而是大明参谋处的人,很早就被大明参谋处发展了。说起来也有两年了,不然朴正阳的家里面也不会被渗透得这么厉害。

行了,事情做好了可以去享福了。

管家心里面已经打定了主意,等一下就找机会开溜。按照那位大人给的好处,自己可以衣食无忧地去大明朝。不但能够衣食无忧,还能够得到大明朝百姓的身份。

一旦到了辽东之后,自己就会成为大明的百姓、良民的身份。在朝鲜,这些东西自己都不敢想,何况是大明?

想想都美滋滋。

郑旭红没有过多的停留,安排好了所有事情之后就离开了朴家,直接朝着王宫而去。

朝鲜王宫之中。

朝鲜国王看着站在一边的张福,君臣二人相顾无言,两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。

虽然张福一再保证没有干过这些事情,但朝鲜国王还是不置可否。

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说你干没干过的事情了,而是说你怎么证明你没干?

有证据证明是你干的,那你要证明你自己没干,否则就是你干的。事情真相究竟如何,没有人太在意。

这个时候,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,直接来到两人的面前,“大王,郑大人和金大人在宫门外求见。”

听了这话之后,朝鲜国王一皱眉头。

金正民那个老家伙跟着来做什么?

朝鲜国王倒是没有对郑旭红不满,只是对金正民不满而已。

稍稍沉吟了片刻,朝鲜国王就做出了决断。绝对不能让金正民那个老家伙和郑旭红一起进来,自己没有丝毫的准备,到时候很容易被打一个措手不及,那事情就不好办了。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就不用讲什么脸面了。

朝鲜国王直接说道:“你让郑旭红先进来。至于金正民,把他带下去等着吧。好好安排,不要怠慢了。”

“是,大王。”侍从答应了一声,连忙走了出去。

时间不长,郑旭红就从外面走了进来,手里面还捧着那个盒子。

他走进屋子里面之后,没去看张福。

即便是张福紧紧地看着他,希望他能够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,哪怕给一个暗示也好。

可是郑旭红依旧没搭理张福,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。

虽然事情的真相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,但是郑旭红知道事情麻烦了。

如果这一次的事情最后弄不清楚的话,张福很可能就会成为一个漩涡的中心点,可以说谁碰谁倒霉。现在谁和他走得近,谁就会惹上大麻烦。

郑旭红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够糟心的了,不想再招惹这样的麻烦。即便两人是同一个党派的,也没有必要因为他把自己搭上。

手中捧着盒子,郑旭红说道:“大王,这是臣从朴正阳大人家带回来的证据。关于这些证据,还有一些事情想要向大王禀报。”

郑旭红看了一眼张福继续说道:“张大人,还请你回避。”

听了这话之后,张福的心就是咯噔一下。

刚刚的时候都没有让自己回避,这些证据究竟是什么东西,居然到了自己回避的地步?

看来事情真的不简单了,要麻烦。

这个时候,张福可不想走。如果走了,就完蛋了。

张福看着郑旭红说道:“郑大人,所谓事无不可对人言,即便是有关我的罪证,你又有什么不可以当着我的面说的呢?如果真的有罪的话,我也会愿意认罪的。在大王面前,咱们谁也别搬弄是非。”

郑旭红没有说话,转头看着朝鲜国王。

刚刚的话他已经说完了,义务也尽到了。至于大王让不让张福走,那就是大王的事情了。如果大王不让张福走了,事后的责任也找不到自己的身上。说白了,现在和张福做切割也无非就是为了甩锅而已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郑旭红转回头,面无表情的看着朝鲜国王。

朝鲜国王心里面为难。

这该怎么办呢?

让张福离开这可就真的伤了他的心了,他要是做出什么背叛自己的事情可就麻烦了。自己考虑事情绝对不能够像郑旭红那么简单。

朝鲜国王站起身说道:“现在危机四伏,正是我们需要同心戮力的时候。如果连本王都不相信自己的臣子,那么谁还能支持本王?张爱卿跟在本王身边多年,一直以来都是兢兢业业,劳苦功高。在这个时候,本王自然是相信他的。所以郑爱卿,你就不要有什么顾忌了,查到了什么尽管说,本王自会为张爱卿做主。”

“如此,那臣就不说什么了。”郑旭红点了点头,将手中的盒子放下来,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随后说道:“臣已经让人盯着那个管家了。现在那些话究竟是不是朴大人的遗言,已经没有人知道了。”

“盒子里面的这些东西,全都应该可以查得到。毕竟里面有详细的账簿,有详细的牵扯人员,以及有详细的地址,只要抓人查就可以了。这份证据是臣从金正民的手里拿回来的,他现在一口咬死是张大人和朴仁勇合谋,不但贪赃枉法、逼良为奴,而且还把人口贩卖到了倭国。除此之外,还咬死是张大人和朴仁勇合谋害死了朴正阳朴大人。”

朝鲜国王猛地站起身,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
这次都没用别人,他直接就来到郑旭红的身边,伸手将郑旭红手里面的箱子接了过来,转身搬到了王座之上,打开箱子,开始翻看里面的证据。

翻看了一遍之后,朝鲜国王的脸色变得更难看,可以说阴沉地都快滴出水来了。他转头看了一眼张福,目光明灭不定。

他现在都开始怀疑,张福究竟是不是真的干了这些事情?

这里面的证据实在是太多了,甚至都有很详细地写到张福家里面的人。比如出面打理生意的是他的小舅子;他的儿子也牵扯到了里面。

在这一方面,可以说是证据十足。你要说张福自己本身不知道,也很难。何况还有很多张福的亲笔信件,有的上面还有他的印章,这就更麻烦了。

所有的证据全都指向了张福,现在问题就摆在自己面前了,自己要不要把张福给保住?

如果现在答应了金正民拿下张福,那这个案子查不查?

一旦开始调查,除了张福,是不是还会牵扯出别的人?

这可是一个大案子,一旦翻腾起来,那朝堂上可就乱套了。

朝鲜国王很迟疑,有一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捅破这个脓包呢?

张福脸色更难看。

虽然大王的话说得很漂亮,但是张福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。

“大王,能不能让臣看看这些证据?”张福铁青着脸,抬起头看着朝鲜国王说道。

“当然没问题。”朝鲜国王点了点头,对郑旭红说道:“郑爱卿,你把这些证据拿给张爱卿看看。”

“是,大王。”郑旭红答应了一声,就把证据抱到了张福的面前。

张福拿起证据,快速翻看了起来。

大明使馆。

宋香看了眼手中的情报,转身就走进了屋子,看到了坐在那里的张余,把手中的情报递了过去说道:“你看看吧。”

张余把情报接了过来,扫了一眼之后笑着说道:“很好,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。这些事情做得不错。”

“我现在有些担心。”宋香看着张余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们在朝鲜大王那里就不会达成某种协议,把这件事情平息下去?”

“可以啊,只要他们宣布朴正阳是自杀,朴仁勇是自杀,我没什么问题。”张余说到这里就笑了,说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陛下的话从来都是言出法随吗?为什么皇帝的圣旨是从来都不会更改的?”

“还不是因为陛下的威严?”宋香想了想之后说道。

“这只是一方面。”张余看着宋香说道:“当年秦国商鞅变法,曾经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事情便是城门立木,讲的便是一个信字。尤其是皇帝,一定要找一个信,这样官员们才会放心。”

“皇帝答应的赏赐、说过的话就算,这会让所有人都放心。这次的事情大张旗鼓,又能瞒得过谁?他们想要瞒住,咱们还不会把消息散出去?”

“一旦这件事情暴露,性质就恶劣了。倒卖奴隶给倭国,这是多么大的罪名?这么多年了,朝鲜一直在和倭国作战,被倭国劫掠的百姓很多,又有多少人家里的男丁是在对于倭国的作战之中战死的?”

“如果朝鲜国王为了回护张福,把这个罪名隐瞒下来,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?”

“这代表朝鲜国王失信于他的官员、失信于他的百姓,这样的国王就是昏庸的代表。我们得到的就更多。其实我更希望他这么做,如果他真的要这么说,结果比朝堂内斗要可怕。”

宋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才说道:“原来如此。还有另外一件事情,朴正阳家里面那个管家想要走了,郑旭红已经盯上他了。”

“那就让他撤出来。”张余想了想之后说道。

“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?”宋香目光中冷光一闪,说道:“无非就是一个朝鲜人而已。朴仁勇都杀了,也不差他一个。如果现在他死了,局势就会更乱,我们也能浑水摸鱼。”

“不行。”张余的表情瞬间就严肃了,转头看着宋香说道:“你要记住,这里以后是大明的土地,这些百姓都将成为大明的百姓。对我们忠心的人、对我们尽心尽力办事的人,绝对不能伤害。不但不能伤害,而且还要给予足够的奖赏。”

“要向那些朝鲜人证明,只要给我们办事情就可以有足够的好处,而且不用担心我们杀人灭口丢了性命。这件事情是重中之重,你让那些朝鲜人去带这位管家,让他们去救,告诉他们我们绝对不会抛弃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。只要尽心为大明做事,任何时候,大明都不会扔下他们,给他们的好处也远超他们的想象。这样,他们就会更尽心尽力。”

“如果那个老管死了,把他们的家人全部接走。不,在还没有去救之前,就先把他的家人先接走。告诉那些人,即便是人救不回来死了,你的家人也会得到妥善的安排。到了大明之后,你们的家人还是会得到大明百姓的身份,孩子可以免费进入大明的地方学堂,将来可以在大明读书、考试、做官,大明每年都会对你的家人给予钱粮,一直到你的孩子成年。”

“除此之外,人死了,家里面的人还会得到丰厚的抚恤金,以及该有的奖赏一样都不会少。”

“这方面,你亲自去做,一定要把事情做得漂亮。无论是死是活,该给的都要给。反正去救人的也是那些朝鲜人,又不用你亲自去动手。救人过程中,如果有人牺牲了,全部按照这个惯例办理。”

宋香看着张余,听了他的最后一句话,翻着白眼说道:“还以为你大发慈悲心了,结果还不是用他们的人去换他们的?没准去救的过程中死的人更多。”

“态度,”张余看着宋香笑着说道:“态度很重要。”

喜欢回到明朝做昏君请大家收藏:()回到明朝做昏君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