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日后再说

次日上午,李公公到了百花苑宣旨。

薛牧长长吁了口气,很是重视,着实把自己好生打扮了一番,前往接旨。

百花苑大堂清扫得干干净净,摆上了香案,姑娘们敬畏地躲在花厅里面,她们显然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旨意是什么情况。

薛牧大步而出,拱手而立。

周围一片寂然。这薛牧实在是太嚣张了点……便是玄天宗问天道人这类正道魁首接旨,也会象征性地跪一下,你薛牧居然就这么直挺挺地拱个手?

但无论是来宣旨的李公公还是随行的侍卫却尽皆沉默,李公公当然不会让他跪,侍卫也知道几分此事内情,不会多嘴。

李公公展开圣旨,长篇大论了念了一大串,最后薛牧才听见了关键字眼:“薛牧献计擒贼,功勋卓然,特封薛牧为灵州城主、三等凤凰男,食邑百户……”

薛牧目瞪口呆。

什么男?你看老子哪点像凤凰男了!

凤凰男就算了,还三等!姬青原老子跟你没完!

李公公笑眯眯地道:“薛爵爷,还不接旨?”

薛牧反应过来,这世界可没有凤凰男的贬称……虽然正经礼制上凤凰封爵好像也是有点奇葩,但这世界的礼制和自己世界不同,不能照套,恐怕这还确实是属于正经爵位……

这事搞的……他无可奈何地拱了拱手:“薛牧接旨。”

李公公笑眯眯道:“薛爵爷、薛城主,今后可是前程无量。还望和贵宗主好好合作,再创佳绩。”

薛牧心中一个咯噔,忽然醒悟,这圣旨里对薛清秋居然没有一字封赏!挑拨之意简直昭然若揭。

看着李公公笑眯眯的神情,他瞬间明白了这里面的含义,正容道:“薛牧必不负公公厚望。”

李公公摇着头:“是陛下厚望才是。”

薛牧微微一笑:“那是,在下失言了。”

李公公和煦地笑道:“爵爷如今也是朝廷重臣,雍王身中奇毒,还望爵爷施以援手。”

薛牧看了看他,李公公微微点头示意。薛牧便爽快道:“行,今天我找个时间去一趟。”

送走李公公一行,薛牧回到竹楼,圣旨在手头一抛一抛的,嘴角都是冷笑。这姬青原,玩是会玩的……即使薛清秋对此毫不介怀,星月宗的其他人可就难说了。毕竟各位长老执事自己一个都不认识,这种挑拨确实是给自己添了一定的麻烦。

但姬青原终究是帝王心术玩多了,他根本就忘记了,星月宗是薛清秋以绝对威望执掌,只要薛清秋力顶,其他什么都不是事儿。

那么……薛清秋对此究竟会是什么反应呢?就连薛牧对此都有几分期待。

“总管……”

动听的声音传来,薛牧醒过神,才看见祝辰瑶站在身边,有些好奇地看着他手里的圣旨。

薛牧随手把圣旨一丢,笑道:“退完婚了?”

“是。”见薛牧确实是对这桩退婚重视得很,甚至比对圣旨还重视,祝辰瑶也不敢怠慢,很是详细地说了过程。

过程是很顺利的,莫雪心是侠义人士,对魔门妖人不假辞色,但对一般人是很讲道理的,并不咄咄逼人,只是委婉表示瑶儿今后前途无量,这桩婚姻可能误了瑶儿一生。对方家庭也讲理,没有纠缠什么,很快就退了婚。

薛牧很是仔细地问:“对方那人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朴祖章。”

“这什么破名字,一点主角风采都没有,那他有没有说类似莫欺少年穷这样的言语?”

祝辰瑶讶然道:“总管怎么知道的?我当时还觉得这人还算有点骨气,有奋进之心,还是不错的了。”

薛牧笑道:“这很正常,男人都要脸的,这样上门退婚是有点那啥了,私下沟通会好些。更何况你和莫雪心都有冰冷骄傲之气,在别人眼里很像是看不起人似的,不该这样亲自上门。可见莫雪心还是太不识人心了,变通不足。”

祝辰瑶叹了口气:“道理其实师父也懂的。可没时间了呀,我们已经在京师太久,师父要走了,我这次来见总管都是寻了借口的。”

“你也要走了?”

祝辰瑶“嗯”了一声,抬头看着薛牧变得奇异的目光,她咬着下唇,隐约知道了有什么即将发生。

她也理解薛牧的想法。这一别不知何时相见,以后的变故谁也不知道。换了谁是薛牧的位置上,也不会蠢得让到嘴边的肉白白溜了。祝辰瑶知道今天躲不过去了,垂首低声道:“总管的伤,大好了么?”

薛牧似笑非笑地看着她:“怎么,不愿了?”

“不……”祝辰瑶深深吸了口气,主动轻坐到薛牧怀里,低声道:“总管虽笑辰瑶虚荣浮华,但辰瑶绝非水性杨花之人。此身已属总管,绝无异心。”

薛牧不答,轻吻着她绝美的面颊:“别喊总管了,学梦岚喊公子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同样在这个屋子,同样是这个男人,可此刻做好了一切准备的祝辰瑶,再也没有那天夜里被绑着时的羞耻和抗拒,反而刻意讨好,喃喃道:“还望公子怜惜。”

不管藏了多少目的,真正到了这一刻,薛牧也彻底抛下了那些心思。说真的,说在现代怎么怎么风流什么的,都是废话,哪个有祝辰瑶这等人间绝色?比起来全都庸俗不堪了。

也就只有之前梦岚可堪一比,可惜总是半途而废。如今辰瑶这等绝色揽于怀中,哪个男人还有心思去考虑那么多有的没的?

薛牧这种身经百战的老手,对于祝辰瑶这种黄花处子也是不堪消受。不消片刻就如上云端,整个人迷迷糊糊的,脑子里空空荡荡,两眼迷离地看着竹楼角落。

恍惚间,那天的场景再度和今日重叠在一起,祝辰瑶微微醒过神,低头看着薛牧的模样,眼里却闪过了一丝复杂的柔情。

那天愚蠢的刺杀,如今看来却是命中注定的归宿了吗?

被他征服了,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……

薛牧好像也想到了她在想什么,翻身覆了上去,一边把手指竖在她眼前,轻笑道:“比合欢宗还……”

祝辰瑶眼里尽是春水媚色,含糊不清地说着:“只要公子喜欢,辰瑶就比合欢宗还浪。”

京师某处大宅后院里,一个少年仰天长啸: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!”

几乎是顺着话音似的,祝辰瑶发出一声婉转莺啼,海棠花落,春色满楼。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