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六章欺天之局

在这全场寂然的时候,没有人发现远处山头有一条大汉,身背长刀默默凝视。

风烈阳。

就在薛牧出场之前,他本来打算出场的。他旁观了一阵子了,在他的立场上本来应该帮魔门一方,但他却打算出手帮正道。

原因只有一条,他是来参加天下论武的,不想让这个论武变成笑柄,夺得魁首也没意义。原本有些左右为难,还指望慕剑璃能破局呢,结果见慕剑璃快要顶不住了,他终于忍不住要出手的时候,薛牧出现了。

风烈阳看着薛牧半晌,终于转身,大步离去。

有薛牧在,根本不需要他的力量,他很清楚这一点。且不提薛牧身后躲着一个足以掀翻全场的夤夜,光是薛牧的六扇门身份,差不多就足以破局。

六扇门,存在一个很有趣的性质。它是名义上的江湖管理者,秩序维护者,对于正魔之争不参与,却能起到调解的作用。

虽然这只是名义,正魔双方都看不起朝廷,但双方在面上都会给六扇门几分面子。

魔门的人无论有多么丧心病狂,再怎么经常暗戳戳的杀六扇门鹰犬,但不代表他们会光明正大的当着无数人的面杀,那性质可就变了。

毕竟六扇门是不参与正魔之争的,他们内心还希望借助魔门制衡一下正道。虽然各种打击魔门,那是为了打击犯罪,不是针对魔门势力。比如夏侯荻对付吕书同,不是对付合欢宗。若公然把六扇门逼到正道一方,组织针对性的势力围剿,是魔门绝对不想看见的事。

尤其近阶段,六扇门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,不说别的,夏中行就非常希望上一次江湖新秀谱,真心不想把六扇门得罪死。他甚至都有些后悔刚才没表现一下,说不定因此少了上榜机会呢……

这时候站出一个六扇门金牌捕头,魔门真心非常尴尬。

他们想要破坏的天下论武,再怎么把性质扯向正道举办,也不能回避这确确实实是有六扇门参与主持的官方盛会。六扇门不在场,你针对正道羞辱一番也就罢了,现在六扇门来人了,继续不继续?

继续的话,恐怕魔门一方更要束手束脚的战力大减,反过来这帮已经变成鱼腩的江湖人再度有了主心骨,能爆发出他们不愿见的力量。而且慕剑璃还完好无损呢,光是她一人,真博起命来都不知道能给魔门带来多大伤亡……

不继续的话,虎头蛇尾就这么撤了?搞毛啊……

尴尬不尴尬?

此时场中魔门一方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虚净身上,想看看这厮面对如今的尴尬有什么主意。却见虚净笑呵呵道:“我们三宗四道齐聚于此,眼见大有收获,慕捕头一句话就想让大家撤了,可没这个道理。”

薛牧摇着扇子笑道:“此前横行道劫掠无数,早就收获得盆满钵满了,六扇门不去追究,双方罢手如何?”

虚净拢着手,摇头道:“杯水车薪,好处不够。”

“喂!”薛牧扇子一收,沉着脸道:“信不信我找人揍你?”

在场数百人愕然。

怎么看你也就是个练气大成的修为,揍入道巅峰?

靠慕剑璃吗?慕剑璃打不过虚净的,很明显啊!

可更让人愕然的是,虚净眼神飞快往人群中一瞥,竟然脸色发苦,摇着头半晌不说话。

人群里夤夜正在做鬼脸。

虚净叹了口气,似是自言自语:“我们还有星月宗的人,等等看她们怎么说。”

薛牧:“……”

慕剑璃:“……”

这话听着逗比得很,却切在了要害上。他是在说你薛牧到底当不当自己是星月宗,到底还当不当星月宗是三宗四道之一了?不站魔门这边也就罢了,还用六扇门身份搅局,老子泄露给魔门大家听听,看你星月宗以后怎么面对同道的目光。

就算你是代表六扇门南下,你身边的女人可是正儿八经星月门下,她们怎么看?

慕剑璃担忧地看了看薛牧,她也不知道薛牧这双重身份之下究竟会如何取舍。

薛牧也有些沉吟,倒不是担心后院起火,不管是夤夜还是亲卫们绝对是以他马首是瞻的。但正如之前他对妹子们说过的,要团结大部分人,说穿了他打算正魔通吃,可不能盲目的做英雄刷声望,把魔门同道给得罪光了。

要是没人认得自己也就罢了,可这虚净不知道怎么回事,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,有这妖怪在,还是要想个两全其美的主意才是。

想到之前虚净强调的“好处不够”,他到底想要什么好处?

这或许才是关键点。

必须找到虚净布置这场局的真正目的是什么,自己原先好像没猜对。夤夜说,这浓浓的欺天之意……也就是说他的目的并不是表面上的破坏论武,更不是什么劫财劫色那么低端,那该是什么?

或者该这么想,魔门总是想要破坏论武是因为什么?

因为自己没份儿,羡慕嫉妒恨,对不对?

是了……虚净还故意引导了一对一的战斗。原来如此,提示很明显的,只是之前自己没往这里想。

薛牧抬头看向虚净的眼睛。虚净眼里都是笑意。

薛牧终于也摇头笑了起来,折扇在掌心里敲着,悠悠道:“我代表六扇门,邀请魔门三宗四道共同参与天下论武,不知诸位意下如何?”

夏中行猛抬头。

盘膝打坐的严不破睁开了眼睛。

远处疗伤的花子媚厉狂关小七同时睁开了眼睛。

虚净终于咧嘴笑了,露出了满口的黄牙。

“笑得真丑。别急,这事也不是我六扇门一言可决,也要征求正道八宗的意见。”薛牧转头看向慕剑璃:“你……问剑宗,同意吗?”

慕剑璃安静地看了他一阵,低声道:“你决定就行。”

这么听话?薛牧挠挠头,转向玉麟:“玉麟兄……”

“不是你救命,贫道怕是要归天了,还管谁参加论武?至少这届,玄天宗没意见,下届另说。”

“石磊兄……”

“我没意见,但我无法代表七玄谷,七玄谷的代表是我师妹。”

“哦,她啊……我觉得她不会有意见的……”薛牧叹了口气,凑在虚净耳边,低声道:“真是好一场欺天之局,阁下算尽一切,最终算的竟是我薛牧。”

“可是薛总管并无损失,还捞了不小的声望,不是么?”

“呵呵……”薛牧神色不善。虽然这事对自己没坏处,但被人算计的感觉很不爽。枉自以为自己是始终旁观,却原来从一开始自己就是局内人。

虚净笑嘻嘻道:“薛总管别生气,老道已有补偿,总管当会满意。”

“什么补偿?”

“你当老道为什么要故意用淫毒对付剑仙子呢……”

薛牧下意识转过头看了看慕剑璃,慕剑璃美眸始终凝在他身上,连一刻都没有挪开。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