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六章心有灵犀一点通

之前薛牧说自己如在梦中,这会儿慕剑璃才觉得自己如在梦中呢。

那时候自己和薛牧亲热,秦无夜若无其事地进来掺和一脚,这能理解,那可是秦无夜,合欢宗的妖怪,她在乎什么廉耻就怪了。可慕剑璃以为只有冬天有狼,没想到春天也有,妖女不要脸就算了,出了名冷傲的正道冰仙子居然也能这样的……

不过她也不会拒绝这样的事,她始终觉得自己不能正常和薛牧共赴鱼水,这很不好,有人帮忙是好事。所以她倒是很淡定地旁观,指望能学个一招半式的,也没想过跑路。

然后她发现,这些城里人太会玩了,咱雪山下来的看不懂啊……继上回秦无夜的道具教学之后,今天的祝辰瑶再度刷新了她的认知。

原本薛牧也是懵着的,祝辰瑶盈盈爬上床,趴在薛牧身边可怜巴巴地说着:“公子,辰瑶刚才错了,请公子责罚。”

慕剑璃总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小狗在向主人卖好。

薛牧倒是看懂了,祝辰瑶这是打算在这个角度彻底胜过慕剑璃,让自己在强烈的参照对比下意识到她的好啊!是个男人在这方面也喜欢这种的多过喜欢冷淡的对不对?

他也想看看祝辰瑶能发挥到什么程度,故意道:“你哪错了?”

“辰瑶不该想着躲开慕师姐,早该跟慕师姐一家亲才对。”祝辰瑶说着对慕剑璃笑了笑:“慕师姐你说是吗?”

慕剑璃懵懵地应着:“哦……哦。”

薛牧啪地拍了她一下:“只是这点错?”

祝辰瑶忙道:“啊,辰瑶没早早来服侍公子,这才是大错。”

慕剑璃彻底服了,如果不是确认这货身上气息丝毫不差,她简直要怀疑这是不是被什么妖魔附体了。

薛牧低头看着祝辰瑶,心里也有些叹息,这妹子居然能当着慕剑璃的面做到这个份上,不知道要跨过多大的心坎。他心软下来,伸手把祝辰瑶拉进怀里:“好啦,你哪有错。”

慕剑璃懵懵地点头:“薛牧刚才说过对你没有不满。”

这回轮到祝辰瑶看慕剑璃的目光变得怪异。

这种呆货……自己是怎么始终把她当成生平大敌的?

祝辰瑶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,怪不得每次在薛牧面前提慕剑璃的时候,薛牧都在发笑。她自嘲地笑笑,吻着薛牧的脸颊,喃喃道:“慕师姐不会伺候人,辰瑶来伺候公子。”

薛牧失笑道:“说得你多会伺候人一样。”

祝辰瑶微微一笑:“大热天的,公子热吗?”

薛牧正想回答老子修行到了这个程度哪里还怕寒暑?可话还没说出来,就觉得身周一阵冰寒围绕,却是祝辰瑶轻轻散发着冰雪气息,缭绕在他身周。

真有丝丝雪花飘落在他身上,冰凉舒畅。

继而祝辰瑶身躯紧贴,慢慢地摩擦着雪花,慢慢地抹遍薛牧身周。

柔软,丝滑,冰凉,薛牧不知人间何世,慕剑璃看得圆睁双目。

这就是她发现的城会玩,这正宗精纯的七玄冰雪气,是用来做这事的?原来习武还有这种附加效果的吗?

她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一道剑气悄悄掠过……慕剑璃的俏脸慢慢拧巴起来,这个……学不了啊!自己这么搞的话,该叫凌迟吧……

等她回过神来,已经是被祝辰瑶的声音惊醒,转头看去,那两人早就战在一起。

这样的场景慕剑璃不是第一次看见了,当初看秦无夜比这还凶残,那腰扭得跟蛇一样,祝辰瑶与之相比还僵硬得多呢……

每次看见这样的场景,慕剑璃都会觉得一种惊心动魄的妖艳感和堕落感,刺激双目,涌遍心灵。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旁观薛牧做这事最多的女人了……也是无可奈何,确实是自己的特殊问题才导致这样的结果。

祝辰瑶不知不觉朝向都变了,抬头一看,正对上慕剑璃通红的俏脸。看着她那带着迷蒙的愣愣表情,祝辰瑶越看就越是心中怪异,怎么会把她当敌人呢……为什么此刻看去这分明是个很好欺负的妹子呢?

一种强烈的想法涌上心头,正犹豫要不要实施,祝辰瑶心中忽然一亮。薛牧有意把她往这个方向转,是不是也怀有同样的意思?

是了,一定是,祝辰瑶从未感到自己和薛牧如此灵犀。

慕剑璃发现祝辰瑶不知何时转到了自己面前,就面对面。她有点茫然地看着祝辰瑶秋波盈盈的眼眸,继而看着那眼里的光芒越来越妖异,越来越兴奋,然后猛地扑了过来。

……

慕剑璃发现自己自幼淬炼的剑体,在跟薛牧搅在一起之后,被各种各样的方式触动了感觉,已经越来越不像那么回事了。比如这回,居然被这种奇葩的方式弄得自己都感觉自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然后很轻易地被薛牧再尝了一回。

和祝辰瑶抱成一团的时候,慕剑璃有个很强烈的意识——自己的剑体彻底被化解了,很有可能将来再也不会有问题,随时都可以。

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剑道……此刻没机会试,也没有心思试。按理说剑意是会深受影响才对,剑体剑心不再相合了,按理不可能再如臂使指,不可能再人剑如一。可慕剑璃不知为何总预感到,似乎是一点影响都不会有。

从很早开始,跟薛牧并肩而行看人间烟火的时候,她就这么认为了。

如果真是这样,那问剑宗的剑道,是不是从基础就有问题?

人终究不是剑,要问剑道,也没必要先把自己练成一把剑。

或者该这么说,剑道其实……归根结底,是人道?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