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三章夹缝

“生灵百态,草木灵长,百兽各异,致使自然门分支极广,各人道不相同。”宣哲抿着酒,出神道:“在很早以前,自然门是天下最包容的宗门,互相印证互相参照,各支互助,强盛无比。”

薛牧道:“宣侯之意,现在自然门也极端了?”

宣哲摇摇头:“各家想法分歧,从来都有,只是早年分歧虽有,但大道相近,求同存异便是了。但是慢慢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有人会斥别家分支为异端,经年累月的内斗不休,乌烟瘴气。早在数百年前,便有钻研生灵毒素的分支被斥为魔道,屠戮驱逐,便是现在魔门里也很衰弱的万毒宗。”

“呃……”薛牧听过这个没有存在感的毒宗,当初还有人怀疑过鹭州瘟疫是他们搞的,后来证实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没想到这个魔宗居然是出自自然门分支。话说回来,正道里面研究毒,古板些的人不能忍也可以理解。

“觉得可以理解吗?”宣哲笑笑:“曾经我也觉得理所当然,可后来才意识到,有些事情是不能有开端的。今日你觉得研究毒物不对就要驱逐,明日我觉得蛇行鼠突不上台面是不是也要驱逐?后天是不是该有动植物之争了?到了最后,究竟是真的道争呢,还是为了权争拉扯一个理由?”

薛牧沉吟道:“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?”

“不错。”宣哲赞道:“薛总管果然通透。”

“所以宣侯当年是被人找借口排挤?”

宣哲哈哈一笑:“倒也不是,当年我也是和蒙傲那帮人互相看不惯,互相攻击,而我自认为只是道争。现在我会这么说,也是对当年自己一些事的反思。若是重来一次,多半我会忍忍。”

薛牧奇道:“按理说,宣侯当年就算没洞虚,你们这一支也比蒙傲强很多吧,怎么反而是你们出了户?”

宣哲抿着酒,叹道:“原因比较复杂。我这一支讲风虎云龙,百兽横行,堂皇威严,听起来好像很正大,可在宗门看来,我们的理念和朝廷更亲近,这才要命。当初就有门下经常和六扇门合作,甚至有人拿了牌子,我也包庇着,宗门不能忍。”

薛牧和岳小婵对视一眼,果然道无对错,还是个立场问题,听起来再不错的道又有什么用,道争终究会演变成其他。所以排斥宣哲这一支的人,绝不仅仅是蒙傲,蒙傲在其中不过是个先锋小卒罢了。

宣哲又道:“而且我也对宗门很多行事越发看不惯。蒙傲那一支讲偷袭也就罢了,怎么连别人也开始学偷袭了,还美其名曰刺都是藏在花叶之下。”

薛牧差点喷酒,忽然就想起当初冷青石和他作对的时候,也是用的偷袭,冷竹好像也有这么点味道……当时自己就觉得这自然门怎么总玩偷袭的道道,这么看来是有其来由,难怪宣哲看不惯。

“当时争端越盛,自然门一度瘫痪,陷入无休止的内斗里,如今回顾,我宣哲也算是罪人了。”宣哲微微苦笑,叹道:“原本我始终觉得自己只是道争,终究是同门,还控制着只是嘴炮不打架。但到了有一天我至亲师弟被暗杀在房中,但宗门却包庇蒙傲,咬定人不是他杀的,我勃然大怒之下,便率众投了朝廷。那时候总捕头还不是夏侯。”

薛牧问道:“当时宗主是冷竹?”

“不是,冷竹在事变之中算是致力于和稀泥的。事变之后老宗主自认有过,觉得冷竹做事更能协调各分支,于是退位给他。”

薛牧沉吟不语。

岳小婵问:“是不是感觉怪怪的?”

薛牧抿嘴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细节太少,不好说。事情的关键在于,宣侯的师弟究竟是不是蒙傲杀的。蒙傲如今被押解京师,宣侯问过?”

宣哲道:“他承认是他杀的。”

薛牧追问:“确认不是破罐子破摔含恨的气话?”

宣哲怔了怔,沉默。

薛牧知道宣哲会来找他讲故事,是因为在朝廷并不如意。

他堂堂洞虚,比当年老总捕更强,那时候刚投身,做个副手还算应当。按理说老总捕退位之后也该是他接手了,可姬青原并不信任,而是让自己私生女上位,光是这么一件事,宣哲系的人就该炸了。

后来夏侯荻做事兢兢业业,公心为重,一意为了六扇门殚精竭虑,慢慢取得了宣哲系的认可。加上宣哲自认不善谋略,又反思了当年内斗的错误,便也安心去辅佐夏侯荻,没再多想什么。

但是到了如今,争鼎一事再次凸显了姬青原还是在防他,这就让人非常不是滋味了。薛牧自认换了自己是宣哲,也该憋一肚子气的,甚至开始怀疑当年自己的选择到底对不对,投身朝廷是不是压根就是错误的,越发后悔当年内斗的行为。

所以有了这么一次交谈。一是找人倾吐一下,二也是有些迷茫,想看看薛牧这样的“智者”能不能给他一些指点。

无证无据的,薛牧当然指点不了什么,虽然他深深怀疑宣哲那个师弟真不是蒙傲杀的。是谁杀的很有趣,如果是姬青原派人干的,就是姬青原分裂自然门的毒计,宣哲傻乎乎的反而还投身他麾下去了;如果是自然门内其他人干的,比如冷竹……那便是冷竹上位的筹谋。

又或者是,姬青原和冷竹合谋干的?

说不定宣哲时至今日也有了类似的怀疑,所以才会找自己。

薛牧没法直接说,只是试探着道:“这么说来,自然门的宗主难做得很,时至今日还是有许多派系争端吧,冷竹也是不容易。”

宣哲沉默了一阵子,轻叹道:“冷竹……我看不明白。正常时候看去,他都是一个热爱丛林自然,竹杖芒鞋悠游林下的高洁逸士。这样的人按理说不该涉及各方争斗,也不该去争鼎,可他什么都做了。”

薛牧倒为冷竹说话了:“作为一宗之主,太过出世也是不行的,为了宗门发展,参与世情可以理解。”

“也许吧,所以我和他还算个朋友。”宣哲叹了口气:“可惜我跟他说朝廷没拿虚实鼎,他还是不信。如今真如陛下猜的,是他贼喊捉贼,那这个朋友做得也没意思了。”

薛牧抽了抽嘴角,这根源还在自己身上,其实薛清秋已控鼎,这事通过星罗阵告诉他了,这时候鼎的下落已经可以不用藏。但为了自己的安全计,当然还是不能这时候说出来,他只能安慰宣哲道:“宣侯该做的也做了,别人信不信是别人的事,何必纠结?”

宣哲微微一笑:“鼎的去向扑朔迷离,直觉上我倒更觉得是薛总管做的。”

见薛牧想说什么,宣哲摆摆手:“便是薛总管做的,在星月立场也属正常。宣某找薛总管喝酒,可不是查案。”

薛牧便没再说,只是问道:“那么宣侯究竟想听薛某说什么?”

宣哲转着酒杯,出神地道:“宣某想听听薛总管的意见,如果自然门和朝廷彻底反目,宣某如何自处?”

薛牧发现自己还真指点不了。

按理说你都投身朝廷了,那即使双方反目,你也就割裂和自然门的关系一心站在朝廷一方就可以了,没什么难选的。问题就是,朝廷压根不信任你,这日子想想还真是难熬,哪有什么主意可出?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