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章再会夏侯

薛牧一时是有那么点心动的,这小姑娘好像至今才十六岁的说……小丫头不懂事,吃一棍子深刻教训涨涨记性不就可以了嘛……

很遗憾这个提案遭到了亲卫妹子们的强烈反对:“这是奖励呢吧?不带这样的啊!我、我们也犯事去!”

乱套了……看着群情汹涌的模样,薛牧一副捂着额头哭中带笑的表情,实在无力吐槽。

最终还是决定有过必罚,以肃门风。

于是小艾悲剧地被绑在大厅里当众抽了一百鞭子,薛牧亲自行刑。

不是他手痒想打人,相反,是想暗中保人。

以如今养魄期的控制力,他可以很轻松地做到表面抽得凄惨无比,其实也只是皮肉疼。京师分舵的妹子们大半修为不怎样,还真是看不出来的,见小艾被抽得衣裳绽裂浑身鞭痕的模样,视觉效果惨不忍睹,倒确实起到了不轻的震慑效果,个个噤若寒蝉垂首不言。

卓青青等人当然看得出来其中猫腻,抱着手臂斜睨着,也不知道怎么评价自家这个怜香惜玉的公子。

公子御下太宽,未必是好事,但不得不承认,大家心里也很暖。

毕竟大家也是切身相关,都是他的下属,天知道自己哪天会犯错……跟着这样的公子,起码不用担心有一天酷刑会落在自己身上吧。

此外,朝夕相处之下,薛牧的性子对她们的影响真的很深。

如果是以前,虐杀或凌辱犯事者,对魔门妖女来说实在是很寻常的一件事儿。可如今大家真觉得那样做挺恶心的,三观不知不觉中变得和薛牧极为相近。

在人所不知的阴影中,叶孤影抱着手臂看薛牧的表演,也在沉默,不知想了些什么。

抽到八十几鞭的时候,小艾衣服都快被抽没了,浑身看着皮开肉绽鲜血淋漓,薛牧犹豫了一下,正要说句“且寄下十鞭”,忽然外面传来喧嚣声,有守卫妹子急喊:“总捕头,你不能进去……”

“闪开!”夏侯荻怒气冲冲地闯入厅中,见小艾一副不成人形奄奄一息的样子,大怒道:“薛牧!你!你怎么也会凌虐少女?”

薛牧愣了一下,他为什么惩罚小艾,这实情可不能告诉夏侯荻。心念电转,淡淡道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。艾舵主犯了门规,当受此罚,纵是六扇门也管不着的吧。”

夏侯荻气得胸膛起伏,咬着牙道:“艾筱筱是我六扇门刊物司文吏,贵宗无权处以私刑。”

薛牧笑了一下,随手丢了鞭子:“那便卖夏侯总捕面子。”

夏侯荻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也没再说什么,大步上前去解小艾的绳子。小艾辛苦地道:“总捕头别……是我的错,甘受此罚……”

“你都不成人样了还甘受此罚!星月宗了不起吗!”夏侯荻一刀劈了绳子,小艾站立不住,软倒在她怀里。

夏侯荻匆匆掏出伤药,想要给小艾敷上,却忽然愣了。

她既是入道强者,又是职业总捕,对伤情可绝对不是外行。这近距离触碰,立刻发现只是皮外伤,外表看着极尽凄惨,其实非常有分寸,只伤体表而已。就算拿最普通的伤药去敷,大概也敷不到半个时辰就能全消的那种……

她没说什么,默默给小艾敷上药,取了衣服替她裹好,交给一边的星月宗少女:“好好照顾。”

做完这一切,才慢慢站起身来,走到薛牧面前垂着脑袋,嗫嚅道:“那个……”

薛牧偏头看着她,露出一丝笑意:“我才刚进城没多久,你就来了?这么闲的吗?”

夏侯荻抿了抿嘴,低声道:“陛下有恙,你就来了……”

“想质问我意欲何为?”

夏侯荻不语。本来确实是来质问的,被刚才的误会一搞,气势倒卷,反而一肚子误会了他的歉意,自然也就质问不出口了。

薛牧笑笑,转头道:“都愣着干什么?总捕莅临,还不静室奉茶?”

……

静室之中,卓青青夤夜都带着怪怪的笑意回避出门,只剩薛牧和夏侯荻相对而坐,桌上是大红袍,薛牧亲手冲泡。

即使还没搞出功夫茶的套路,只是砂壶冲泡,可相对于林东生他们而言,薛牧泡茶确实已经很有一点艺术美的味道了,看上去风度翩然。茶香轻散,水流叮咚,热气蒸腾之中,那张丰神俊朗的面庞有些模糊不清。

夏侯荻直挺挺地看了一阵,忽然道:“你束发之后……很好看。”

薛牧平静回答:“谢谢。不过你和我不一样,不管怎样都很好看。”

夏侯荻心中一跳,下意识咽了口唾沫。

薛牧端上茶,做了个手势:“请。”

夏侯荻接过茶,轻抿了一口,也没有太大反应,看得出现在六扇门日子好过,这价比黄金的新茶她也已经是喝过了的。

“刚才误会你了……本来以为你现在的地位,是无须亲手行刑的,会亲手行刑只可能是为了凌虐的快感,可……原来你是为了帮她。”

薛牧笑笑:“说明总捕头心中始终还是把薛某划为魔门妖人吧,妖人行事嘛……当然,这划分确实也没毛病,薛某做的一些坏事,不过是总捕头没有看见。”

“是你的话,只要我看不见就行。”夏侯荻道: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进京干什么的?”

“你爹瘫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只是占了离得近的便宜,此后这段日子,将会陆续有人进京,你是不是要每一个问过去进京干什么的?”

夏侯荻坚持问着:“他们干什么我不管,我只想知道你干什么。”

“和他们一样。”薛牧淡淡道:“我也会希望一个与星月宗利益相通的皇子接下那个位置,对不对?”

夏侯荻道:“陛下只是得病而已,医圣将至,很快就能治好的。”

薛牧不去打击她,只是道:“管他会不会治好,经此一事,他总该立储了吧?”

夏侯荻沉默。

薛牧给她添了茶,忽然笑道:“喂,真有那一天,你上不上?我觉得这主意挺好,你做女皇,我率星月宗上下举双手双脚支持。”

夏侯荻忍不住笑了:“不完全统计,星月门下近五万人。双手双脚的话,二十万,真是遮天蔽日啊。”

“对嘛,是不是很强力的支持?加上六扇门……”

“可惜没用。”

“为什么没用?这世道女子当家的多了,据说曾经也有女皇不是?”

夏侯荻略带嘲讽地道:“你以为我真是公主?没有人认的。”

薛牧奇道:“你为六扇门操劳多年,功勋赫赫,他为什么不给你正名呢?”

夏侯荻不语,只是低头喝茶。

薛牧惊奇地看到,那一刹那间,夏侯荻眼中居然闪过了绝不应该在她身上出现的自伤和哀婉。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