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六章功不在早晚,罪不在有无

这一回薛牧再也不肯让人瞎给爵号了,兴致勃勃地想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好听的威猛霸气的。

结果发现难找得很。

此世的“礼”,比较粗糙。皇室本由江湖出身,官员也是武道家庭,各类礼仪都是从江湖礼节上演化到朝堂,经年累月慢慢形成了自己的规制。至于爵号,文字这玩意本来就无人重视,还要等薛牧来开先河的,朝廷也没什么人在乎,至今根本没有一个专门性的法规来定义这种称谓。

比较常见的是按封地来,封某某食邑就是某某爵,地名再难听也得认了。其次是特殊的武道宗门封爵,直接按宗门名称来,毫无诚意。这是世传爵位,当初潘寇之被称为心意侯,如今慕剑璃该叫问剑侯,这些爵号他们本人压根不当一回事的,也不需要皇帝派代表去做敕封。

然后就是按皇帝高兴了。宣哲当初被封为威肃侯,姬青原认为这个代表了宣哲为人威严肃敛,好听是挺好听的,但这个冲着为人评价来封的爵号确实属于礼制粗糙的典型体现,与其说是爵号,不如说是绰号。薛牧的凤凰男也属这一种类,与韦小宝的通吃侯异曲同工。

皇子的封号也极为混乱,按理雍、唐、祁,这些属于地名,义王属于好彩,就这么混用了,朝野上下居然很习惯。

所以正常来说,薛牧这时候把星月之名冠上就可以了,但怎么看这个“星月男”或者提拔一下变成“星月子”,都难听到爆,就算“星月侯”都不咋地,薛牧以“我又不是星月宗主”为借口,直接驳回了刘婉兮这个提案。

“最多给你提到子,要叫什么子你自己说嘛,要不然沂州那边有个登徒县,把这个封给你好不好嘛……”刘婉兮找了一晚上礼书,气鼓鼓地不找了,缩在薛牧怀里撒娇:“我觉得登徒挺好的……”

叶孤影在一旁拍手称快:“登徒子!这个爵号很好啊!”

薛牧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又把怀里的刘婉兮往下拉,实行了封口策略:“好了你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……”

刘婉兮惨遭灭口,叶孤影打了个哆嗦,总觉得薛牧这有杀鸡儆猴的意思……她赔笑道:“你们慢慢聊,我去找轻芜……”

怕被灭口的刺客再也顾不得“保护”的命令,一溜烟不见了。薛牧此时也恨自己才疏学浅,居然想不出一个好听的……侯好像还很多可选,子实在太难配了嘛!

管它呢,还有好几天,今晚就不想了呗。

薛牧舒服地靠在床沿,手指没入刘婉兮的秀发里,看着她柔顺“灭口”的模样,低声问:“婉兮,还想借种吗?”

刘婉兮默默侍奉了一阵子,才抬起头道:“如果为了宗门计划,那是愿意的。如果只为自己,已经不想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当时以为可以要一个寄托,而如今既知小婵在,我对小婵尚且愧疚,母亲的责任都不知道怎么弥补,如何能有心再要一个?”

薛牧默默点点头,笑道:“那就算了。”

刘婉兮又道:“你的爵号,我们既不内行,明日可以让礼部议一议,他们还是比较懂的。同时给你加爵也算是让政事堂过一遍,你是有功者,这件事光明正大的,没必要我们自己暗地里琢磨。”

“义王不是还弹劾我挑弄是非?要朝廷把我抓起来?”

“弹劾折都被我烧了,哪还有弹劾,只剩议功了。”

薛牧忍不住笑出声:“我有什么功?”

刘婉兮认真道:“你有很多很多功,自己真不知道吗?”

“呃?不知道啊。”

“献策新秀谱,加强了六扇门的掌控力。如今新秀谱都发到第四期了,你似乎没怎么关注?各大宗门以前多跋扈,现在对六扇门越来越束手束脚,不愿正面撕破脸,这就是一个重要原因。”刘婉兮笑道:“而你以六扇门捕头身份去鹭州,解正魔之争,救无数武者,破瘟疫,解阴谋,这些全是大功,你连一根毛都没找朝廷要。虽然这些事是你自己想做的,但有功就是有功。”

薛牧笑道:“那么早的事也算呢?那和朝廷作对怎么算?”

“朝廷的事儿,功不在早晚,只在有没有人为你提。同理,罪不在有无,只在有没有人追究。”

薛牧怔了一下,回味不已:“这话很有味道。婉兮你有点入行了。”

“学了这么久,总该有点长进的。”刘婉兮笑道:“此前夏侯荻在姬青原面前为你叙过多次功,是姬青原没理会而已。现在姬青原躺了,政事堂重议的话,有夏侯荻力挺,啸林暗助,加上这次对神机门建议之功……你又不要升职不要银钱不要土地,全部折成虚爵的话,很可能不仅仅是个子爵了呢。”

薛牧心中一动:“能封侯?”

“封侯也许逾了,但眼下的状况,力推一把指不定也能成。毕竟只要个虚头,比较容易争取。”刘婉兮好笑道:“可你真的不要别的,只求个虚头?”

“别的我薛牧自己会赚,朝野地位自己赚不了的。”薛牧笑道:“好几次借着朝廷爵爷的名头,堵得别人气都不知道怎么发,这滋味我上瘾了。”

刘婉兮目似秋水,媚声道:“爵爷还堵得贵妃话都不能说了呢。”

薛牧被撩得心痒不止,继续堵了她的话头:“妖精看棒!”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薛牧继续去给女徒弟上课。

“师父师父,我听孤影说了,翻找了一夜,帮你找了一个很好的爵号!”

“什么爵号?”

“五味子!”

“真是谢谢了,为表谢意,请你把葡萄架一文抄写十遍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,不服?那我们亲自练习十遍?”

“我抄!我抄还不行吗……”

女徒弟可怜兮兮的抄书,薛牧开始整理教案。调戏归调戏,他是真的想要把知道的小说理论教给萧轻芜,至少这次入宫要教完基础理论,深入的东西以后还有机会。

这次入宫的概念和上次不同,之前是为了筹划而找刘婉兮和李公公密议之用,而这回纯粹是在“避世”,等着某条毒蛇出招。卓青青留在外界主持工作,叶孤影借着隐身之能达成内外交流,夤夜陪着在宫里等,一行人默默观察,只待风云生变。

正道的走向还观察不到,这一早上政事堂倒是为了他的功过议得热火朝天。

义王党是不会同意给薛牧加爵的,不擒拿归案就不错了好吗?但是这一次声势浩大的义王党却发现,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。

“呛!”夏侯荻当廷拔刀,剁在案上,继而一脚踏在刀边,凤目凛然:“我六扇门之功,谁敢说不是功,站出来让本座看看你有什么功!”

好几个大臣脸色都跟吃了翔一样,不是说这个疯子现在不疯了吗?大家都是体面人,有话好好说啊,这话都没说两句就当廷拔刀是闹哪样啊?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