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九章谜底

“请我来干什么?”

薛牧长身而起,站在她面前,笑道:“我有些马后炮的领悟,想和你说说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暗香散是我配的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小艾把药瓶遗失在你的宴会里,那场宴会,你的兄弟中只有姬无忧在场。”

“客人很多,别人捡走落在其他人手里有什么稀奇?”

“就因为这个我才没有直接怀疑他,不然早就跟他干上了,还等今天来放马后炮?但现在是基本可以确定了。”

夏侯荻沉默。

薛牧又道:“还有他的无数园林,占地无数,地下完全可以是各类基地。而天材地宝也只有他最多,说那都是别人的,天知道?所有皇子里,或许只有他一个人有大量培养强者的条件,入道死士必然不止一个,你要留心。”

夏侯荻还是沉默。

“可能你依然不信,毕竟没有直接证据,我也不强迫你信。自幼亲近,难以接受很正常,换了谁在我面前说我亲哥哥坏话,我说不定要揍人。反正还是那句话,多留个心眼就行……我可不希望我不在的时候,你被人骗。”

夏侯荻终于道:“我会留心。”

薛牧笑得很灿烂:“那他就没赢。”

“挑拨我兄妹关系,你很开心?”

“我开心的是未知的敌人浮出了水面,一切豁然开朗的畅快,就像便秘已久,终于拉了出来……”

“什么破比喻?”

薛牧哈哈一笑:“很形象不是吗?”

夏侯荻叹了口气:“你是不是要走了?跟交代后事似的。”

薛牧安静下来。

两人对视了好一阵子,薛牧终于叹道:“大势已定,我留着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。真留在这里跟他玩政治,其实我也不够他玩的。”

夏侯荻淡淡道:“第一次见人把认输说得这么清新脱俗。”

这话听着像是认同薛牧把姬无忧视为敌人,实际还不如说是她在不舍。

那一场半醉的宣泄转眼即逝,她还是一个把情绪藏在心中的总捕头,在面上冷静得不能表达。

薛牧慢慢伸出手,抚上她的面颊。夏侯荻没有回避,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他。

“看,我哪输了?”薛牧忽然笑了:“这不是赢了?”

夏侯荻哑然失笑:“那点出息。”

薛牧慢慢俯身下去,低声道:“这就是我最大的出息。”

夏侯荻闭上了眼睛,任他亲吻。

真是越发习惯了,他的唇,他的气息。

他在的时候,总觉得他添了许多乱子,可细想说不定他做的才是对的……是是非非谁能断定,每个人都只是以自己所知所见的,去做自认为正确的事而已。不管他是不是冤枉了八哥也好,至少可以看见他没有太大的私心,原本他完全可以利用她的感情去谋求更多……可他从来没有利用她,不仅没有,反而为她考虑得更多一点。

如果说他输了,也有很大的原因在于顾忌她夏侯荻的亲情,一直小心翼翼放不开手脚。否则以他身边随手一抓都是洞虚入道的实力,加上宫中策应,能达成的结果要比现在多得多。

想到他马上要离去,夏侯荻也觉得揪心难过,从来没有这样欲舍难离。

夏侯荻的眼波有些迷离,余光忽然瞥见,这里是刘婉兮的寝宫之外……人好像躲起来了,没人打扰他们的亲吻。

欲盖弥彰……夏侯荻心里有了点羞耻之意,轻轻推开他,低声道:“你若真有出息,我等着你来联姻。那时候……才算你赢。”

说完这句,红晕早已生遍面颊,她再也站不下去,转身就走。

薛牧定定地站在原地,目送她鲜红的披风消失在转角。

叶孤影出现在身边,低声道:“真要走啦?”

薛牧转头看了她一眼。

还是宫女装,跟朵小白花一样的垂着脑袋,原先那个藏在斗篷下的暗影者都快忘了是什么模样……夏侯荻不舍,她也差不多……要回去了,就意味着她也结束了任务,又要回归原先的模样。

薛牧拍拍她的肩膀:“走吧,跟我再出一趟任务。”

“什么任务?”

“去看望一下姬无行。”

叶孤影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:“被亲哥哥刺杀,他也挺倒霉的。”

“他不倒霉,他罪有应得。”

“呃?”

唐王府,此刻也有很多探望者。姬无行往日虽然让不少官员看不惯,但总归没什么恶行,这被刺杀得差点死掉,很能引发人们的同情。尤其此时此刻太子之位也没他的份了,就算以前跟他有过节的官员也很难再去介怀,纷纷来表达关切。

薛牧站在门前,看着一片熙攘,恍惚间有点时光重演的感觉。当初来看姬无用,也是一堆人围着,看着他出现,目光都很怪异。

区别在于,里面不会再有一对兄妹,一路谈笑着迎面走来。

姬无行的卧室里,此刻是陈乾桢萧轻芜师徒在治病。姬无行已经醒转,但神色黯淡,脸上还带着失血过多的病态苍白,那副虎虎生风的草莽豪杰模样此时已经看不见,像他的父皇和大哥一样,只是一个虚弱的病人。

见薛牧进来,萧轻芜起身道:“师父。”

陈乾桢转头看了一眼,微微笑了笑:“又在皇子病榻前见到长信侯,感觉似乎有什么在重演。”

薛牧笑笑:“同感。”

陈乾桢道:“唐王的情况不算太差,但没个一年半载也起不了身了。这个皇室……呵呵。”

薛牧的目光落在姬无行脸上,姬无行睁着眼睛也在看他。

“来看我的?”

“不,来揍你的。”

姬无行沉默片刻,虚弱地叹了口气:“你看出来了?”

“看出来了。姬无忧的势恐怖无比,背地里掌握的武力无法估量,换句话说,他犯不着勾结潘寇之,行天下大不韪之事去搞什么瘟疫。反倒是某些自知实力不足的人,必须去冒一冒这类风险,和潘寇之的力量彻底绑定。这个人不会是姬无忧,只可能是早就知道姬无忧可怕的人……比如曾经拜托我去提醒夏侯荻的你。你也曾说过,看得清正道是什么玩意。”

萧轻芜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姬无行。瘟疫之事她也是主角的说……难道主谋是姬无行?

姬无行抿嘴不言。这件事里凸显了他在药王谷插了好多棋……陈乾桢的脸都黑了,他当然不敢多言。

薛牧冷冷道:“无行果然无行。你说我该怎么对你?”

姬无行叹道:“那事……虽然我栽赃于你……反正最后你没吃亏,我被你坏了好事才是真的。”

薛牧怒道:“那么多人的命怎么算?”

姬无行笑笑:“这种事,在皇家……除了小荻荻,有谁在意?”

薛牧一拳揍在他脸上,愤然爆出了国骂:“你妈!”

姬无行挨了一下,平静地道:“你已经做到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是不是还想日我妹?我看也快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姬无行淡淡道:“但你也别以为在正道身上打主意的只有我一个。只是有些人的方式不像我这么激烈,他不需要这么激烈,会更稳健布局。如今既然做了太子,也差不多该实行了。”

薛牧冷冷道:“你有线索就说,总不会还帮他瞒?”

“我知道就好了……”姬无行微微苦笑:“看来这些阴狠的算计,还是你们文人才能下一下棋。”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