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章你的俘虏

莫雪心下意识发动天视地听之能,神识入侵薛牧的寝室,想看看这回是谁,秦无夜吗?

哦,是叶孤影……莫雪心“看”见了白绫上的血迹,怔了一怔,怎么叶孤影还是第一次吗?她陪在薛牧身边那么久了,还以为早就……

莫雪心忽然发现,其实叶孤影都比她有优势……

她很清楚薛牧的能给人带来的天道感悟,那是从来缺鼎的魔门人士的甘霖,叶孤影步入洞虚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……同样是这样的强者,人家叶孤影陪着薛牧出生入死多少回了,自己怎么比?

自己此前和薛牧做那事儿,不管怎么说也还是存在几分不甘的心理,脱不开“无奈献身”的模板,谈不上什么全心投入的交融。而叶孤影真的很投入,那眼波里的爱意,隔着屋子都能透进她的魂魄。

叶孤影还比她听话得多。或许是惯常服从薛牧的指令,在身份上始终是“盟主的部下”、“暗中的侍卫”,导致在场面上怎么看都有一种很臣服的意思,薛牧只是轻轻示意了一下,她就顺着意思变换着各种姿势,莫雪心甚至隐约还听见了她低声回答:“是”。

做这种事还跟听命令一样下意识的应“是”……莫雪心听着都有些哭笑不得,同时也知道,男人会因此多么满足。

想都不用想,要是在叶孤影和她莫雪心之间做选择,薛牧百分之百选择叶孤影。

那种自信自傲,真是动摇得不成样子。

不知呆呆的“看”了多久,直到屋内翠玉龙形和暗影之息的化相混融在一起,和谐无间,她知道这是功法到了最后的关头。

莫雪心神识潮水般退了回来,伸手倚着栏杆,竟然有些喘息。

叶孤影也在喘息,灵魂被天道之气洗涤而过,她在迷醉之中前所未有的灵醒。

“莫雪心……在外面……”叶孤影悄悄传音:“你要不要见?”

薛牧愣了一下,他现在也能传音:“她在外面不动?”

“嗯……”叶孤影脸色潮红,低声道:“是不是因为和你做这个太舒服了,她很怀念的啊?”

薛牧忍不住笑了起来,轻轻拍了她一下:“看不出你原来是个小痴女。”

“哼哼。”叶孤影缠着他,附耳道:“我想看她的……”

魔门终究是魔门,妖气得不行。薛牧哭笑不得,这货居然被自己培养出了一副偷窥癖好……

他坐起身,小心收好带着血梅的白绫,也不传音了,顺口道:“别想七想八,你还是好好抓紧时间体悟一下天道,应该快入道之巅了吧?”

叶孤影也跪坐而起,认真回应:“是。”

薛牧偏头看着她,忽然笑道:“喂,平时看你,跟我喂喂喂的动不动吐槽,毫无敬意。到了下意识的场景才知道,原来你很尊敬我啊,说什么都应是。”

叶孤影脸色微红,没有回应。薛牧心中有了数,刺客宗门规矩森严无比,叶孤影恐怕是非常习惯有一个等级尊卑,等一个指令。说是男女之情,她内心深处其实是认主呢。

由此推之,无痕道都不需要怎么刻意去收服,只要他们日渐习惯于听盟主指令,那自然而然的就会服从。

叶孤影低声道:“在想无痕道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不用想了,门口的七玄谷先考虑吧……她居然还不走!”

薛牧也意外得很,莫雪心这回到底是在想什么呢?是在发呆吗?

莫雪心真的是在发呆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想到薛牧根本不需要她,转身就走的场景,她越想越是心悸,那种被抛弃的茫然感觉让她不知所措。

原来在自己心中,他已经这么重要了吗,重要到了铭刻心中,不可或缺?

房门轻响,薛牧披着睡袍走了出来。莫雪心微微一颤,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他。

薛牧慢慢走到她面前,低头对视。

莫雪心又感到一阵气弱,为什么总有这种矮他一头的感觉呢……她深深吸了口气,强撑着一脸清冷,淡淡道:“本座是来问问薛总管,在此间住得可还习惯?”

薛牧哑然失笑,根本不陪她玩场面话,直接道:“想我了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你再不来,我还以为有些正道霸主在起坏心了。”

莫雪心愤然道:“能有什么坏心?”

薛牧淡淡道:“有一种处理方式……人情债难还,把债主杀了就不用还了。”

莫雪心心中一凛。却听薛牧若无其事地道:“恰好这两天,无夜和青青都在云州城另有事做,我身边空虚得很……”

“不,不会的。”莫雪心惶然道:“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?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见我?问遍天下,有这样对待客人的态度么?”薛牧冷冷道:“最少最少,也还是想过割裂关系吧。”

莫雪心无言以对,无论是七玄谷高层还是她,当然都是转过这种念头的……这话被当面问出来,实在难堪至极。

岂止是对待客人的态度,说句忘恩负义都得背着。

“我很失望。”薛牧转身回屋:“薛某明日即回,莫谷主该松一口气了吧,坐稳你的江山,做个高高在上的领袖。”

听着他冰冷的“莫谷主”,看着他的背影,莫雪心的心揪了起来,脱口而出:“不要!”

薛牧脚步顿了顿。

莫雪心追上两步,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的腰:“我……是我不对……你别生气……”

薛牧淡淡道:“薛某远赴七玄,错过了京中多少事宜,在这里尽心竭力的帮你,却没能落个好处,最终换来的是回避与疏离。莫谷主,将心比心,若你是我薛牧,会是什么情绪?”

莫雪心用力搂着他,低声道:“是我错了……”

“认错?”

“认……”

“认输?”

莫雪心怔了怔,也很快醒悟了他的意思。这是一场战争,让她莫雪心臣服的男女战争,终究要有一个胜负收场。

一阵虚弱涌遍全身,她蠕动了一下嘴唇,终于慢慢道:“认输了。”

话一出口,就觉得心里一块悬得人透不过气的石头砰然落地,整个人一阵轻松和解脱。

真的输了,从身到心,到灵魂,到整个环境,都被他彻彻底底,击得粉碎。

薛牧转过身来,伸手轻抚她的面颊。莫雪心睫毛颤了颤,慢慢闭上眼睛,任他轻薄。

“做回了谷主的雪心,更加动人了呢。”薛牧低头亲吻着,右手慢慢去寻找腰带的结。

腰间缎带乍然松开,就在这门外廊下,池塘边上……一丝凉意袭来,莫雪心有些羞耻,可此时此刻真的连一句反对都说不出来。

迷迷糊糊中,只觉自己的双手被他反剪到了背后,缎带缠绕过来,将双手反绑在一起。莫雪心急促喘息着,这种缎带轻绑当然是对她这样的强者毫无作用,随时能蹦得粉碎,可这种羞耻感真是……言语难以表述万一。

她知道这只是一种象征意义,是不是真的认输。

她没有去挣,顺从地任他反绑,继而慢慢睁开眼睛,眼里平静如水:“拿去吧,你要的俘虏。”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