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一章土崩瓦解

到了慈宁宫,里面传来欢声笑语,踏进门第一幕场景就是夤夜正在刘婉兮怀里蹭啊蹭:“师姐这里最舒服了……”

刘婉兮便把她揪着脸蛋往下拎:“青青的也不小,蹭她的去。”

“没有太后的名头蹭起来舒服……”

刘婉兮失笑:“好的不学,学你爸爸,多一层身份就兴奋一点?”

夤夜用力点头:“这是很有道理的师姐!”

薛牧走近前,抗议道:“我才没那么恶劣。”

刘婉兮好像没听见,继续对夤夜道:“那边有金丝桂花糕,红豆羊角酥,我记得你爱吃,自己去拿。”

夤夜瞬间不见了人影。

薛牧:“诶……”

刘婉兮目光转了过来,直接略过薛牧,笑眯眯道:“果然剑仙子,英姿无双,玉人儿一样。”

慕剑璃立正挺腰,拱手道:“慕剑璃见过太后。”

刘婉兮“哈”地一笑:“真是标准问剑门下,这股味儿真是……真是奇怪,这性子按理跟某人不搭嘎啊……”

薛牧:“喂……”

刘婉兮笑道:“剑璃请坐,自己人,别绷着。”

慕剑璃奇怪地看了看薛牧,又看看刘婉兮,大眼睛里都是迷茫。既是自己人,你怎么不理他呢?

夤夜捧了糕点过来:“剑璃吃花生糕。”

慕剑璃蹲下身,小声问:“你爸爸和太后怎么啦?”

夤夜一本正经:“剑璃看过戏吗?”

慕剑璃摇摇头:“听说灵州很红火?还没看过。”

“现在就是一出后院起火的大戏,很好看的,爸爸说看戏要吃花生瓜子山泉水,所以我们吃花生糕就对了。”

慕剑璃便取了一块糕,一本正经地坐到角落卓青青身边一起吃。卓青青掏了壶酒出来,变戏法似的分开两个杯子,整整齐齐地倒上,和慕剑璃无声地对碰了一下。

薛牧:“……”

见薛牧尴尬的模样,好几个宫女立在四周掩嘴笑,当初那个“谁理他谁是叛徒”的约定,宫女们可是听见了的……

其实薛牧也猜得到是怎么回事儿。如果无人围观,他敢保证直接摁上去啪一顿就老实了。可慕剑璃等人围观着,做不出来啊……

刘婉兮慵懒地掂起茶杯抿了一口,转头招呼宫女:“嫣儿,添茶……”

话音未落,薛牧已经拎起水壶咕嘟咕嘟地给她添了一杯。刘婉兮美目斜视,似笑非笑道:“这哪来的新公公?挺有眼色的。”

“假公公长信侯了解一下。”借着已经靠近,薛牧迅速扭身到了刘婉兮身后,伸手按着她的肩膀揉捏,笑道:“太后辛苦了……”

薛牧这狗腿子的模样让一群人看了都很好笑,刘婉兮也很想笑,可她心知这货怀着什么心呢,这会儿狗腿一下下,为的可是将来的母女念想……

可说要不理他到底嘛……又办不到啊。做着一副不理他的模样,其实眼角余光一刻也没离过他,想他想得要死,见他出现在面前不知多高兴。他手揉上来,心里就开始发热,恨不得他的手往下伸一点……

不行,不能先做叛徒,被清儿婵儿笑话,可得拿稳了。

刘婉兮咬着下唇道:“哀家没让人伺候,这公公怎么回事儿?来人,把他轰出去!”

薛牧干咳一声,宫女们全都垂着脑袋,没人动。

刘婉兮叹了口气,恶侯爷一手遮天欺压太后,指挥不动别人,也不是自己的错对不对?

薛牧按摩着她柔若无骨的肩膀,直到感觉她适应了几分,才开口道:“姬无忧没欺负你吧?”

“没……”刘婉兮下意识地回应了一句,旋即又想到这不是理他了吗?不行不行。

于是迅速闭上了嘴。

薛牧又道:“宫内太监都是李公公心腹吗?确定没问题?”

刘婉兮闭嘴不答。

薛牧继续道:“我记得影卫统领雨公公被李公公种下过心灵控制,被姬无忧发现了没?”

这个可没法不回答了,刘婉兮无奈道:“他没发现,还是重用的,意图和啸林分庭抗礼。毕竟雨公公长期执掌影卫,和他本身也早有勾连。啸林的心灵控制很隐蔽,关键时才会发挥作用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薛牧一本正经,手上却慢慢扩大了按摩的范围。

刘婉兮说着说着都没留心他的手向下运动了,实在太习惯……

“那个,姬无忧刚才找我,说他要组织禁卫。”

“这一手显然是为了百官子弟有个恩荫捷径。可别小看百官子弟,朝廷底蕴不像各家宗门想象的虚弱,大家都是传世多年的武道家族出身,早年跟太祖打天下的勋贵家族都在呢,个个都是以武为本。虽说京师浮华消磨人心,纨绔腐化,早已不复立国当年,可优秀子弟总归还是有的。尤其这一两年,萦魂者越来越多,归灵化蕴已不稀罕,据说入道者都有了。要是真能忠诚于他,用不了多久就是一股很可观的势力。”

“这事儿没必要犟。”薛牧解释道:“既然知道是给朝官子弟的恩荫之职,那反对便是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,没有意义,还不如把心思放在怎么插手掌握,不能变成他一人之功。”

刘婉兮沉吟片刻,颔首道:“有道理。要形成踏实的战力也不是短期可成,短期内终究只不过是收买人心的途径,我们完全可以和他共有这份人心……只不过我们的优势还是不如他,毕竟他原先在朝野就非常有底蕴。”

“那是当然的,要不然他折腾这个干什么?”薛牧笑道:“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,就是广阔的朝野基础。此举说是收买人心,还不如说是在宣示跟着他有肉吃。”

“还好你折腾出了交通部门,声势反压一头,不然至少在这个京师他的控制力成倍增长,六扇门的权能被极大压缩,很快就跟他没什么好斗的了。”

“皇帝毕竟是皇帝,那个位置优势太大,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声东击西,把我引去云州,策动强行登基。上了位能做的事太多了。”

两人讨论得热火朝天,旁边围观群众叹为观止,说好的不理他的呢?怎么越说越投入,他的手都往你衣襟上面塞下去了你没感觉吗?

说姬无忧声东击西,他这才是教科书般的声东击西好吧……

当刘婉兮反应过来,薛牧已经在她那一手无法掌握的地方试图掌握很久了……她又羞又愤,瞥见围观群众的眼神,更是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,咬牙切齿地按着衣襟道:“摸够了没有!”

薛牧的手指灵活挑弄,笑嘻嘻道:“只要你正常理会我,我就收手。”

刘婉兮挣扎了一下,又哪里挣得开?久旷之躯被他魔手挑惹得越来越软,越来越热,她怕再下去自己连话都不会说了……

那个慕剑璃,不是说正气剑侠吗?怎么看着妖人欺负太后也一言不发,居然嘴角还浮起了笑意的?

这不是助纣为虐吗?

刘婉兮终于忍不住道:“理你理你,刚才不是一直在理你吗?什么时候不理你了……先放手好不好,这么多人在看……”

薛牧凑过脑袋:“半盏残茶呢?”

刘婉兮左右看看,飞速端过他刚刚添完又被自己喝了半盏的茶,求饶道:“先饮这半盏残茶,别的再说好不好……我、我也有话要跟你说……”

可怜的太后竖立的心灵防御工事,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便宣告土崩瓦解。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