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七十六章炮打金銮殿

金銮殿上,夏侯荻高坐龙椅,王伯随侍身边,群臣分列左右,气氛严峻肃然。

很多人心里都在打鼓。

这位女皇毕竟是武力政变上的台,至今姬无忧还关在牢里,原太子府和各地园林所在的皇帝亲信都被人斩尽杀绝,也不知道是这位女皇下的令,还是薛牧背着她干的。其实很多人觉得,应该是夏侯荻本人下的令,她一旦下了决心做的事,比很多人都要狠绝,完全具备一个帝王的素质。相比之下反而是薛牧更有几分心慈手软……

此刻曾经和姬无忧纠葛过深的朝臣都已经下了狱,连百官之首的相国之位都空在那里,说是告老,也没见送行。

至于姬无忧,很多人都怀疑他活不过今晚,大概就是三尺白绫的事儿。

没有人敢为他说半句话,每个人都生怕女皇的屠刀要砍在自己头上,毕竟姬无忧做皇帝的时候,正常的官员谁和他没有几分牵扯?几人没表过忠心?

王伯……如今是女皇亲信大太监王公公,正在宣读封赏,第一句就是:“长信侯薛牧,公忠体国,功盖天地,赐爵一等鹿鼎公,实封万户……”

人们悄悄转头去看薛牧,却见到薛牧愕然张了张嘴,似是想说什么却又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。

这辈子爵号是跟假太监扯不断关系了是吧……算了,韦爵爷的爵号还是挺好的。

王公公顿了一下,又继续念道:“……加左相国,总揽天下一应武事。赐原祁王府为鹿鼎公府,赐蟒袍玉带,即时入宫,无需通传。入朝不趋,剑履上殿,殿前赐坐。”

很快就有太监搬来靠背椅,点头哈腰地放在薛牧身边。薛牧舒服地坐了下去,看着群臣垂首不敢说话的样子,心里爽得很。

夏侯荻这就差明摆着说与君共天下了。

哦,还明着说皇宫对你开放,等你来哦。

其实朝臣们也知道这是题中应有之义,就算不论这位女皇和薛牧的奸情,光是如今薛牧之势,想要立个婴儿自己做摄政王都完全没有问题。他没在这方面提任何要求,夏侯荻当然应该自己给,给什么都没人敢有意见。

何况这俩明摆着奸情满满,左手交右手的事儿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“尊太后刘氏为慈圣皇太后。”

“灵州并入沂州,改为沂州州治。星月宗虚实鼎世镇沂州一境,列为八大宗门,星月宗主永世封侯。原沂州总督黄永坤革职查问,迁灵州郡守张百龄为沂州总督。”

“以威肃侯宣哲领六扇门总捕,玉牌捕头铁如山为辅,六扇门人员逐级递补。”

“昨夜京师惊变,城防司尸位素餐,统领撤职查问。迁密探司主事楚天明为六扇门玉牌捕头,暂领城防巡查事。”

“以王公公为影卫统领,暂兼禁卫统领,待蒙面赛事决胜,以优胜者领禁卫。”

“仍以李啸林为大内总管、供奉堂主管。”

“以李应卿暂代天下交通总长。”

“以陈乾桢暂代天下报刊总编,调星月宗黎晓瑞入京,与艾筱筱分管文娱宣传事。”

“其余职务空缺,由吏部整理推举,择日议定。”

“三日后举办天下宗门入贺之礼。”

六扇门、交通总署、刊物总编,本来全部都是夏侯荻自己亲自身兼的职责,加上还要辅国上朝,简直是精力无限,薛牧甚至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管得过来的。这会儿全部分解出去了,安心地做一个很有前途的皇帝职业。

随着一条条念出来,人们心中慢慢松了口气。除了沂州黄总督和城防司统领被撤职查问之外,在座百官俱留原职,且皆有封赏,最低也赏了点金银。就连旧勋贵那边都留了底子,让蒙面比赛优胜者做统领,以揽这个集体的人心。

这是很典型的新君继位安定人心的做法,并没有掀起什么高压恐怖的迹象。

彻底放下心中大石的百官群起而拜:“吾皇万岁……”

看着群臣敬礼山呼,夏侯荻的目光微微动了动,看向了薛牧。

薛牧也在看她。

两人目光流转之间,仿佛经历了万语千言。

这世事……真是恍然如梦。

………

首日安定朝野,还没有开始进行江山布局,百官散了朝,薛牧却没有走。

王伯都带着揶揄的笑容,领着太监宫女们远远避开,隐隐守住金銮殿左近所有道路。

殿上就剩下高坐龙椅的夏侯荻,和就坐在她身前不远的薛牧。

两人安静地对视着,过了好久同时一笑。

薛牧笑道:“这样坐在下面看你,面孔有些模糊,听着人们的山呼,感觉很远,很不真实。今天坐在这儿一直就有些恍惚感,坐在上面这个女皇,真的是我所认识的总捕头么?”

“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目标?如今倒装上了。”

“怕你真的变远。”

夏侯荻摇头道:“帝位之上,有意打造出距离感和仰视感,不过为了加深帝王威严。实际上威严岂是这点伎俩造就,又岂会因为这个变远,你怎么也会有凡人之见?”

“我本来就是凡人,很多事情就算知道,真正直面之时也脱不开凡人的感受。”薛牧站起身来,走近了几分:“我还是想近距离看你。”

夏侯荻咬着下唇:“那你就……走近一点。”

空旷的大殿,薛牧的皮靴踏在上面,一步一步,传来“悾悾”的回响,每踏近一点,夏侯荻的心跳就变快一分,她下意识捏着龙椅两侧扶手,那原本在上朝之时严肃的容颜慢慢地开始绯红。

薛牧站在她面前。

夏侯荻抬头看去,低声道:“这样就是我在仰视你。”

薛牧抬起她的下巴,夏侯荻没有一丝反抗,安静地看着他的眼睛,那里面意味难明。

她低声道:“我知道你那点恶趣味,在问剑宗就在宗主问剑阁和慕剑璃乱来,在七玄谷也是在他们的宗门要地和莫雪心……那样让你很有满足感?”

薛牧笑了起来:“都说了我就一介凡俗,谁不是这么想的呢。”

“所以你打算在金銮殿上要我,就在龙椅上面?”

“龙椅很宽。”薛牧慢慢地低头下去,亲吻她性感的唇。

夏侯荻紧张地捏着扶手,急促道:“昨晚我那只是一时激愤……不代表可以随便和你……呜……”

薛牧直接堵住了她的红唇,两人在亲吻之中不自觉地慢慢后仰,躺倒在宽阔的龙椅上。

“曾经说过,要搞定皇帝,让你我联姻……”薛牧略微分开少许,低声道:“如今我这就是来搞定皇帝的……陛下是否允许,让夏侯荻和薛牧联姻?”

夏侯荻心中“咚”地一跳,眼波越发迷蒙。低低喘息了好一阵子,才低声道:“如果我……如果朕不许呢?”

“那我就要教训教训这位女皇了……”薛牧附耳低言:“教训到她同意为止。”

夏侯荻下意识捉住他的手,紧张地环顾一圈:“能不能换个地方……”

“这是报复……初次见面就打算刺杀我的坏女人。”

“你这个睚眦必报的小心眼男人……你个混蛋!”

“联姻吗?陛下?”

“还联什么姻,这大周皇朝的颜面都被你按在身下了……”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