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九章备战

临时抱佛脚,只是为了让叶孤影突破。

她的突破很顺利,原本在跟随薛牧之时她就是入道后期,长期和合之下早就已经是距离洞虚将破未破的时候,如今临时强化一下,当天就成了。

叶孤影一入洞虚,薛牧也就没再贪欢,立刻率众离开了天极冰原。

事实上薛牧派许不多建沿海防线,意思就很明确了。

常天远死于冰窟,虚净引走即将成型之煞,这两个条件一结合,很轻松就能判断大乱必起于海天阁,这是几乎铁定的事情。而此事发生已是四天前,这个时候的海天阁都不知成啥样了,还派人去海天阁警示或者探询显然没什么意义,做好一切备战准备才是真的。

恐怕这时候许不多开始布置,都已经来不及了……只能期待纵横道另有什么妙法吧。

那么此时还赖在天极冰原这种交通不便并且没有星罗阵的地方,显然是不智之举。次日薛牧便率众南下,直奔铸剑谷地域。

铸剑谷的管控区域内是有星月宗分舵的,里面有星罗阵,而且这也是东部近海之地,很适合作为一个临战大本营。

尤其是现在的东道主铸剑谷也是自己人,更和海天阁有血海深仇,足以完美合作。

“薛兄,久违了。”郑浩然出谷十里迎接,曾经倜傥风流的公子哥儿如今也有了些许风霜之意,那张正太脸上刻意地蓄了胡子,看着成熟稳重了好多,也可以说,老了好多。

这是薛牧为数不多可称为朋友的人,当初郑浩然在灵州虽然没有驻留太久,但那些日子相处愉快,交情着实不错,星月宗和铸剑谷郑家的友好关系也是从此开始。

其实那时候的郑浩然就对薛牧说过,他是有意争谷主的,潜台词概念也就是有把铸剑谷变成郑家世袭的意思。世人攘攘,所求无非如此,郑浩然对薛牧未曾隐瞒,薛牧也从不觉得郑家有错。

说来薛牧也是有点双标的……无非看你屁股坐谁一边。

如今郑浩然算是如愿,可伯父身故,铸剑谷精英沦丧大半,弟弟驻京不归,薛牧不知道郑浩然坐在位子上究竟会是怎样的心情,想必这份现实和当初的豪情壮志对比之下,也是显得有点骨感。

薛牧张开双臂和郑浩然用力拥抱了一下:“你老啦。还是当初那张正太脸可爱一点。”

郑浩然哈哈一笑:“我到现在都不知正太什么意思,你爱怎么说怎么说,当你在放屁就行。”

薛牧若有所指地问:“一谷之主,滋味如何?”

郑浩然笑笑:“天下之主,滋味又如何?”

说来薛牧和夏侯荻的关系变化关键时段,郑浩然恰好在侧,还听薛牧吐露过一些心事来着,薛牧也没反驳天下之主这样的称呼,只是道:“压力很大。”

郑浩然笑道:“彼此彼此。”

两人一起摇头失笑,郑浩然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走,请你们喝酒。”

进了铸剑谷,谷内有打铁声,但并没有当初罗千雪形容的那样处处锻炉,家家烟雾,反而很冷清,不少锻炉都没了主人。这一场动乱与清洗,对铸剑谷之打击可想而知。

莫雪心左右打量着,也叹了口气,恍惚间想起自己的七玄谷,至今元气未复呢,同病相怜。要说江湖上这类的争权夺利与叛乱是屡见不鲜,但如七玄谷铸剑谷这样的宗门发生得还是比较难得的,毕竟常规情况下这种强大宗门很难有够资格的外力介入,光是内部权争很难这样血流成河伤筋动骨。

真不知道这一两年是怎么了,也不知道这样的乱象几时才能停止。

说是喝酒,并不是什么宴席,只是简单小酌,旨在谈事。

院中亭台,围坐圆桌,郑浩然一边倒酒,看着薛牧身边的女人们,好像患了什么摇头症,一直在摇头。有意调侃几句却不敢,慕剑璃也就罢了算是江湖平辈,莫雪心可是长辈诶,当年莫雪心闯江湖的时候路过铸剑谷来访,自己还穿着开裆裤喊过她莫师叔来着……

按郑浩然的心声,薛牧这叫作死。男人好色也是正常,可薛牧这满庭绝世名花,没有一朵是真好惹的,兼收并蓄看着很牛逼,将来后院有得他头疼。可人各有志,也随他去吧,说不定薛牧就真有那么猛,能够处理得和和美美呢?

“许不多比你们早来一步,已经把你的意思跟我说了。”郑浩然慢慢倒着酒,说道:“事实上我铸剑谷早就在备战,想杀上海天阁报仇。当然我铸剑谷没这个实力,本来也是准备向朝廷求援……说穿了就是向你求援。如今你既然也要对付海天阁,为何不盘算主动进攻?”

“主动进攻,太贸然了。茫茫大海,深不可测,如今那里的状况我们不知道,还是先稳一下,做好备战守护的准备。”

“海天阁的状况,想探知是难了。”郑浩然神色有些阴翳:“我派人出海去探过……一去不回。”

薛牧道:“来此之前,我去了星月分舵,召集了一下人手。诸如探查这样的事情,我们有影翼在,那才靠谱,你铸剑门下去送什么死?还有明后天应该元钟也到了,这帮和尚久居海边,又是同属正道八宗,他们对海天阁的认知要比你深入点,会是个好向导。”

“元钟也会来?”

“会来。”

郑浩然愣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他对于海天阁现在可能出现的变化没什么认知,在常规思维里,只要薛牧召集自己的六道之盟,再凭借他能使鼎中立的能力,那真是随时可以踏平任何一个宗派,几乎没有悬念。

根本想不到薛牧轻描淡写的“召集了一下人手”,指的是举世动员,连无咎寺都来了。

“至于吗?常天远有这么可怕?”

“常天远早死了。”

“……”郑浩然呆若木鸡。

薛牧翻着白眼:“我只怕我的力量不够多。你还有什么力量提供也别藏着掖着,什么最牛逼的好刀好剑都拿出来,不是敝帚自珍的时候了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。”郑浩然很快意识到薛牧的敌人绝不是海天阁,恐怕强大超出自己的想象。他沉吟片刻,忽然道:“若说其他力量,我也有个建议啊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当日有个奇女子,一击就把常天远逼退,一个人镇压得我整个铸剑谷喘不过气,摘人首级如探囊取物。这等强者我竟孤陋寡闻,不知名姓……你们魔门遍布天下,消息灵通,建议找到这位……对了,可以问问秦无……”

郑浩然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,他发现薛牧和他的女人们神色全部变得越来越古怪,最后薛牧非常苦恼地捏着脑袋:“我感应能量共鸣,已经感应不到她了……那臭丫头在神州玩玩就算了,老子现在最怕的就是她单枪匹马撒欢去了海外,茫茫大海的,找又没法找,遇上事儿怎么办啊!”

郑浩然一脸懵逼,那么恐怖的绝世强者你怕她遇上事儿?感觉她完全不比薛清秋蔺无涯弱好吗,她不找别人的麻烦就烧高香了吧!

等等……那臭丫头?

别告诉我那种随便爆人脑袋喜怒无常毫无道理的疯子也是你后宫,真是要色不要命了你……郑浩然真是彻底服气,无力吐槽。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