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六章天道九分

薛牧确实来了。

众人的战场已经离海岸线很远,镇守在岸边犹如一个小香炉的乾坤鼎边上,薛牧突兀地出现在那里,伸手按鼎。

海边光芒大盛,只剩一个小香炉形状的乾坤鼎就这么消失了。

虚净远远看着薛牧的样子,叹道:“比我还不要脸。”

饶是最紧张的时刻,薛清秋都忍不住想笑。

薛牧这大概确实是可以真正叫做不要脸。

因为他就这么“合道”了。当然他的“合道”概念与任何人都不一样,他并不是修行,而是他本身就是乾坤鼎。一个完整的乾坤鼎,当然是合道,而且合道等级还很高。至于这个力量等级薛牧能怎么发挥,那恐怕打架是不太行,做别的事还行……

有什么别的事可做呢?

有,比如他正在和天涯鼎应和,所有人肉眼可见的,狂暴的海啸越来越平息。

连许多正在进攻海岸的海兽都退回去了,眼里赤红的光芒被净化得干干净净,重新变回了原始的海洋生物,遨游归海。

一切就只在一息之间,混乱骤息。

虚净还没来得及去破坏薛牧的行动,那边不需要继续镇海的虚实鼎先动了,一道巨大的光束从鼎口冒出,继而向着虚净直轰而去。

这是曾经作为战略核武的镇世鼎攻击。

虽然在薛牧入世以来从没见过它们的真实破坏力,从来都跟卖萌一样,但虚净知道,这是在力量层级上绝对合道的档次,足以保护一个普通的宗门屹立世界之巅,就像无咎寺多年来一个洞虚者都没有,就靠着因果鼎,便让薛清秋蔺无涯这等傲视群雄的人都不敢觊觎。

想象一下它们的力量足以让海啸无法上岸,这等力量要是用来攻击会是什么效果。

当初七玄叛乱,要不是薛牧这种外挂带队,根本无法反攻得逞。

虚净有幸成为千年来第一个全吃一鼎攻击的人。

他伸手接下了这道光束,第二道光束又来了,紧接着千光万道,无停无歇。

镇世鼎是真正的天道之力,只要这个世界还没有衰竭,它就可以无止境地攻击。虚净之力一时半会也毁不掉鼎,把它踢飞了一样可以没完没了地攻击。

虚净砰砰啪啪地接下无数光芒,与此同时薛清秋夤夜等人再度合击而上,稍远之处,刀光剑气五行暗影佛道阴阳再度不要命地往里砸。

一时间连虚净的位置都被各色光芒挡得看不见了。

薛牧躲得远远的,左右站着夏侯荻和岳小婵,正在观战。

“一场典型的开荒raid啊,有T有辅助有debuff,有物理有灵魂有各色职业,好像这种战斗不能有直接治疗,否则就更像了……”

夏侯荻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忧虑道:“虚净这是与天道相等之力,这些攻击损害不了他的。早晚大家都有力衰之时……”

薛牧应声道:“嗑药啊,都站这么远的……难道一场战斗只能磕一粒?又不是魔兽世界。”

夏侯荻:“……”

所谓力衰,现在已经不会出现在薛清秋夤夜身上了,她们也是无穷无尽生生不息的力量。但别人不行,以她们如今这倾尽全力的攻击方式,早晚是跟不上的。

岳小婵道:“磕不嗑药不是关键,关键是我们不知道虚净还有没有无声无息地远程杀人的方式。刚才莫谷主差点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问天一声闷哼,捂着胸口倒退。

他不知道虚净从哪里漏出了攻击,轰在他的胸口上,还好虚净百忙之中漏出的攻击也不算太强,这一击只是折断了他的几根肋骨,受了点伤。

薛牧的神色越发凝重。

按这样下去是不行的。

之前猜测的没错,单靠虚实鼎的力量不太够,虚实鼎的攻击只能算是缠住了虚净,就算再加几鼎也是一样的,并不能对虚净造成致命威胁。真正能对他造成威胁的,还是需要更强大的力量。

比如九鼎归一的庞大能量。

但是九鼎合一要怎么做?所有鼎分散各地,各有用途,全部聚集过来的话,必定会有些地方导致无法覆盖,别处起了煞又怎么办?

所以所谓的九鼎归一,并不是聚集过来变成一个大鼎,而是分散在各地就能把力量凝聚在一起,发出最强大的攻击。

可这要怎么做到呢?

薛牧尝试着闭上眼睛,沟通分散的九鼎。

代替虚实鼎乾坤鼎坐镇在京畿中心的兴亡鼎,一道光芒爆起,直奔东海。

远在西南的五行鼎,同样爆起五色神光。

西方万灵鼎,生命之力汹涌奔流。

南方阴阳鼎,黑白之光冲霄而起。

此刻镇北的生死鼎,凌冽剑气南下奔袭。

东南因果鼎,佛光向北汇聚。

远在海外镇海的天涯鼎,澎湃的的海洋之力向西而来。

加上薛牧自己身上散发的乾坤之力,原本就在攻击虚净的虚实之力,九鼎的力量从天下不同地方汇聚而来,齐刷刷轰向了虚净的脑门。

“轰!”

天摇地动。

烟尘漫天,挡住了战场中央的视线。

烟尘之中,刚刚赶来参战不久的云千荒被不知名的力量轰在胸口,喷血飞跌。

薛牧脸色变了。

虚净仰天大笑:“这就是九鼎之力?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“不行。”岳小婵低声对薛牧道:“这还是分散的力量攻击,无法对这种与天道平齐的力量造成致命伤。”

薛牧咬着牙关,他只能做到九鼎齐攻,做不到九鼎归一,这到底要怎么做到?

夏侯荻道:“依皇室记载,当年是天道轰杀最强真煞,之后化作九种最典型的天道法则,具现成九个鼎形分镇世间,实质是便于世人接近法则,领悟天道。所以九鼎其实分别只有天道之力的九分之一,所谓九鼎归一,其实就是归于完整的天道一击吧。”

薛牧看了她一眼,夏侯荻神色平静。

九鼎分化,本是便于世人挑选最接近自己的法则修行,最后却变成了互相争夺,变成了九个势力的镇宗核武器,别的世人再也没有接近修行的资格。

早已违背了天道化九鼎的本意。

夏侯荻这话的意思,是九鼎都得消失,重归天道。

夏侯荻也是有鼎的,他薛牧不会永远做一个人形鼎,终究还是要把乾坤鼎还给皇室。作为一个有鼎的皇室,夏侯荻主动要求把九鼎重归于天,这是何等的大气魄?

薛牧看了眼岳小婵,岳小婵甜甜一笑:“听你的。”

薛牧点点头,慕剑璃莫雪心也不用问,薛牧深知她们一个纯净一个正气,在这种时候都没有吝啬的可能。

别人呢?

他的目光落在元钟和问天身上。

都不用他问,夏侯荻的话其实交战中心的众人也听见了。

两位所谓的正道魁首,是否愿意?

问天捂着胸口沉默了一阵子,忽然哈哈一笑:“宗门兴亡,自是人为,而非一鼎之事。老道这两年见了这么多,也做错了这么多,岂能不悟?”

话音方落,合道之光冲天而降。

抛开了宗门发展的最后执念,这老道卡了几十年的合道壁障,终于踏破。

原来就是这么简单。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