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四章千年之战

是该战斗了。

踏足冰原,薛牧立刻就感到了与这一天见闻不同的气息,那是邪煞狂暴的咆哮,以及天空弥漫着的各色恐怖的气劲与能量交锋。

就像是回到了千年之后,那个铸剑谷边的战场。

薛牧抬头,看见了天上的生死剑芒,灿烂佛光,兴亡轮转,海天无量,虚实生辉,苍翠的生命,百兽的怒吼,阴阳的交替,五行的奔放。

还是那些相同的战技,相同的道,熟悉得让薛牧有些恍惚。

下方冰面上也有无数洞虚者,正在各种布阵,严阵以待。

“站住!”一条大汉拦住了薛牧:“孟尊者,这个男人是谁?”

尊者……薛牧有点想吐槽,想想也对,当世最强的一批人,自然而然的会得到人们的尊称,只是这个尊称有点土……

而孟还真也没有了昨夜的静谧与温柔,眼里锐气如霜:“安定光,我要带人进去,需要向你汇报?”

安定光道:“不是安某信不过孟尊者,此番除煞是关键之局,还是不要让生面孔随便出入的好,否则万一出了岔子……”

“既是我带的人,如果出了岔子,我自向天下谢罪。有什么意见让姬昊找我,你算什么玩意胆敢拦我?滚!”

孟还真直接拉着薛牧大步入了冰原,留下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安定光,拦又不敢再拦,暗怒无比。

薛牧呵呵地笑,小声问:“姬昊的小弟?”

“嗯,姬昊身边聚拢了不少强者,历年征战颇有建树,现在就连郑武子他们都……”孟还真顿了顿,摇头道:“反正我感觉不太好,这些人成了气候,感觉性情也有些不一样了,自以为是得很,小山头互斥越来越重。除煞之事历来是人们共同参与,只要能确定不是合煞者,那便是公认的恶徒也常有协作,什么时候开始要盘查人选了,连我带的人都不行?装什么装呢。”

薛牧便笑。

孟还真道:“笑什么,我说你也没点脾气的?被质问阻拦的人可是你诶。”

“哦。”薛牧笑道:“我和一个绝后的人计较这么多干嘛。”

孟还真:“?”

“倒是你真霸气,之前看不出来啊。”

“难道你觉得我很好欺负?”孟还真瞪眼道:“我不爱欺负别人,可若要以为我是吃斋念佛的可就错了。”

薛牧倒是想起了初见那时候被她一掌拍飞的场面,当时以为是夤夜被煞入侵,可既然是孟还真,如今想想这种牛人怎么可能轻易被煞影响,那是她本来就很凶残好不好……

这本来就不是一个温婉妹子,发展到这份关系实是天意。

两人飞速接近交战中心,下方同样影影绰绰的都是人,在守护什么阵法。上方千里,战局激烈无比。

孟还真抬头看了一阵,叹道:“此煞太强,这么多合道者拿不下来,只能将它困在此地。希望我悟了夤夜神功、又得了星魄云渺,能够不引天道轰杀就能解决它吧。我去了,你找个安全之地,自己小心。”

顿了顿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又低声道:“希望你成功找到你要找的线索。”

说完持剑直上云霄,很快就听见上面邪煞的惊怒吼声:“孟还真!”

又有别人的声音道:“小孟你可来了,再不来我们都快撑不下去了。”

孟还真道:“抱歉,姬昊呢?”

“他还没来。”

孟还真也没多问,很快天空上就开始泛起了浓浓的深夜之息,是孟还真运用了夤夜神功,直击灵魂了,也不知道用起来的实效和夤夜相比如何。

邪煞嗷嗷怒吼,狼狈无比:“孟还真,你这是什么鬼玩意!”

孟还真笑道:“滋味如何?”

看起来效果不错。

薛牧武力不足,但魂力足够,完全能够“看”清千里上空交战中心的状况。这个邪煞也是人类模样,一个中年大汉的样子,不知道是哪位合道者与煞相合的结果,看他喊孟还真名字,估计还是曾经的战友呢。

十个合道者的围殴,加上地面不知名的阵法,将他逼入下风,左冲右突不得出,但可以看出来,大家拿他也没什么办法,杀不死。

孟还真上去就是一剑,看似伤了邪煞,但伤口立刻愈合,无法灭除。

孟还真也抿嘴摇了摇头,对星魄云渺的能力很不满意。

但可以看出场面上其他人轻松了很多,原本是一位剑客为主力的,孟还真一到,立刻就成了孟还真主扛,好几个人都趁机在调息,松了一大口气。

她已经是当世武力天花板了,让姬昊来也就这样了。

如果按照孟还真说的,世界武力越强盛,邪煞就越强的理论,这个时代这么多合道者,洞虚都只能在下面掠阵,可想而知这个真煞要比千年后的虚净还要强力。

孟还真想要不靠天道轰杀,就能灭除邪煞的愿望,怕是很难实现。

同样的,薛牧想要找到九鼎归一的线索也还没出现,但薛牧此刻反而不急了,他知道快了。他逆因果到此,应该就是等待这一刻,只是来的时间点早了一些……恐怕还是因为姬昊那个空间功法的牵引?

正这么想着,就见到一道流光由远而近,磅礴无匹的乾坤之气重重砸进了战局中心,声若龙吟。

姬昊来了。

薛牧撇撇嘴,真是能装逼。

其实他对姬昊原本没恶感。

毕竟也是在一力除煞的英雄,而且颇有一点雄才伟略的远见,已经在筹划除煞之后的政权建立了。当然这玩意往好听了说是为了天下民生,往难听了说是为了一己之权,但薛牧不会较真这个,他是有政府主义者,要是都靠各家宗派那德性,世界千年发展不会是所见的模样,姬昊的一统之心还是符合他的理念的,这其中有些私欲可以理解。

但一旦想起孟还真可能要丧命在他手里,那恶感就止不住,左看右看都不顺眼了。

正在此时,战局中心传来姬昊的声音:“天下合道者俱在此地,不同道源共鸣于天,当可召唤天道全力一击,镇杀此煞,诸位当齐心襄此盛举。”

孟还真忽然道:“这么做是否会引天道化形?”

一老道士回答:“老道算过,此地此时,有天道化形的契机,至于是不是我们此举造成,可能是也可能不是。”

“那就多半是了。”孟还真有些无奈,却忽然想起什么,奇道:“你说这是你算出来的?”

老道很是惊奇:“当然是老道算的,老道又不是常不昧,不诳言。”

孟还真呆了一下,既然确实是算出来的化形,那常不昧找姬昊干嘛?

还没多问,那边姬昊怒道:“还纠缠什么旁枝末节?此煞不除,你我还想围他一辈子不成?”

孟还真叹了口气,也知道引天道除煞之举确实是势在必行,不管是不是会引出天道化形,起码自己这时候不能拖大家的后腿,反正自己早也做好了迎接天道化形的心理准备了。

大不了去抢。

十余道不同的道源之光,几乎同时直冲天际。

喜欢娱乐春秋请大家收藏:()娱乐春秋新更新速度最快。